Apr
02
2017
2

美帝

美帝真是物质极大丰富。

我去扭腰玩的时候,朋友要请我吃川菜,我们兴冲冲赶到那个餐厅,被告知要等一个小时。朋友说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去逛逛附近的韩国城。我们站在街边参观了韩国城车水马龙的盛况,又去奶茶店排队买了珍珠奶茶,实在受不了初春凛冽的寒风,跑到一家韩国超市里观光。

我像一个真正的乡下人一样,被韩国超市里琳琅满目的货品惊呆了。那么多各种部位的肉,那么多蔬菜瓜果,那么多泡菜!又听说中国城的德昌比起来更是一入超市深似海,艳羡得我连川菜都不想吃了,马上就想去德昌瞻仰瞻仰。

(格格巫对此评论说,你们中国人真奇怪,市场有什么好逛的,出门旅游的时候看到超市两眼放光,这是一种在西方世界很少见的fetish。)

(然后我总是跟他说本雅明也很爱逛超市,听得他目瞪口呆。但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本雅明爱不爱逛超市,而且我隐约觉得本雅明好像生活在一个没有超市的年代…)

芝加哥大学附近的超市比起扭腰就逊色得多,然而跟德国的同类相比,还是让人叹为观止。我借助智能手机,一边查字典一边认植物,把住处周边的超市们都检阅了一遍。

比如我发现了小时候就很爱吃的瓠瓜!这个瓜以前妈妈常在夏天做,比如加上番茄和肉丸烧汤,或者清炒,口味清淡而隽永,用周作人的话来说,是“格”很高的食物。而且非常能够抚慰一只中国胃,毕竟老祖宗就说“七月食瓜,八月断壶”,像瓜啊葵啊之类的食物,吃一吃都觉得是活在乐府诗里。在因为暑热而食欲不振的时候,我妈就拿这个治我。现在他乡遇故知,捧着一条浑圆粗壮的opo,出门向东看,涎落沾我衣。

还有各种十字花科芸薹属植物。德国人虽然也以爱吃芸薹属植物闻名于世,但他们那些有限的蔬菜种类总让人感觉置身白雪覆盖物资匮乏之地,不像在美帝,各种白菜芥菜甘蓝的变种塞满超市的货柜,让人仿佛走入南中国的农贸市场,各种纤维和维他命以及其它健康和美味的元素在我身体里运转了一个大周天,步履都矫健了起来。

还有地瓜!(北方同志们打住!地瓜既不是红薯也不是土豆,地瓜就是地瓜!你们想知道地瓜是什么的时候最好加上“四川”作为辅助关键词一起搜索)我小时候就很嫌弃地瓜,离开四川也再没想过它,结果现在碰到了,怀旧情绪作祟,买了一个来吃吃,结果还是不太喜欢。

在美帝的超市里鱼类和肉类的供应也极大丰富,但是鸡不好,都白白的,让人无法下得了手去买。不如德国的超市里好歹还有法国那些皮骨色彩丰富的鸡类。不过那又如何,即使在法国,照样也找不到三黄鸡和乌骨鸡…想到马上又要回整年只供应五种蔬菜的德国,真是有辣摸一点点的沮丧呀!

不过,极大丰富地区的人民,买起东西来也是挥斥方遒,一买就是整整一只购物车。这让每次只原意买一小块姜,几朵蘑菇,一只辣椒的我压力很大,站在收银台前,面对收银员炯炯的目光和紧皱的眉头,嗫嗫嚅嚅地想要为自己的行为道个歉,但是英文即差,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解释又从何说起,只好背负着一种近乎原始的负罪感赶紧交钱走人,也是生活的压力啊…

Written by in: 天吃星下凡 |
Feb
17
2014
--

关于吃的二三事

春节是在家和妈妈过的。

本来是回成都出差,事情搞定也差不多要年三十了,飞先生回柏林,我就留在成都陪老妈过年。因为很多年没在家过春节了,妈妈很兴奋,两个人也弄了一大桌子菜来吃。以往奶奶常做的那些年菜都尽量地做了出来,八宝饭,烧什锦,春卷,还有些大鱼大肉的硬菜,铺张浪费地摆了一桌。

老妈的手艺自然是好的,但毕竟不如奶奶。有些做法大概也没有学来,总之味道不太象。比如烧什锦,印象里奶奶做的会有金色的浓汤,鲜甜可口。还有奶奶做的八宝饭也是粒粒晶莹,软糯弹牙。老妈做的菜固然好吃,却是家常风味,没有那么专业而老练的范儿。想想要让我以后给人做一桌年菜,大概就完全上不得台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让人叹息!

跟妈妈两个人吃饭,当然是家常碗筷,不过花花绿绿摆了一桌而已。大家子过年的时候,就要换专门的餐具。家里那套豆青色的莲花套盘,不知道如今已去了哪里。

这么说好像这个年过得很凄凉。其实不然。吃吃喝喝,腰身又圆了一大圈,我再懒,年后也开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做运动了。

…………………………………………………………………………………………………

在家觉得要轻松一下,所以每天睡懒觉,然后四仰八叉地赖在沙发上玩手机。我觉得手机对人的祸害甚大,明明放着一大架子书,就是不愿意去拿来看,最后居然开始看韩剧!真是,我自己都难面对自己了。

不过狗血言情我向来是喜欢的,就像打摆子,过一阵就会发作一次。这次看了大家热传的来自星星的你,虽然弱智,里面还偶有警句,比如漫画店的宅男说:

古往今来,只要给买东西吃,那就是喜欢了。

听上去很有道理吧。漫画店这个设定也蛮好,里面有舒服的沙发,可以租漫画看上一整天,还可以买零食和方便面一边看一边吃。我小时候也去过这样的铺子,是露天的,比较简陋。老板把漫画都晾在晾衣绳上,一毛钱租一本,前面好几排小板凳,虽然没有零食,但我在那里一坐就能坐上大半天。作为学校选拔出来上奥校的“尖子”,一天都没去奥校报过到,所有的时间都奉献给了漫画铺,还利用这个机会勇敢地早恋了一次。不知道国内现在还有没有这样的漫画铺呢?

…………………………………………………………………………………………………

另外一句关于吃的警句是在布莱希特的戏《三个大子儿的歌剧》里,第二幕终场之前,强盗头子麦基说:

总得先塞饱肚子才能讲道德!

在berliner ensemble看这部戏,这个剧场是《三个大子儿的歌剧》首映的地方,内部玲珑而漂亮,但是通风很差。我看着看着就昏睡了过去,唯一记得住的就是这句口号。之后在旁边的餐厅吃饭,又发现这句话被大大地印在了墙上!真是金玉良言。

Oct
19
2012
4

百里香山羊酪秋梨蜂蜜酥

又混乱了一阵子。进入正常轨道变成了一种迫切的需求,连我的blog都在吼叫。

在发出这种无谓感慨的时候我很艳羡康德,一辈子待在方圆几百平方米之内,做做家庭教师,当当助教,再当当教授,最后死掉。生活极端规律,有条不紊。最重要的是,不管是泅于其中还是超然其上,康德先生丝毫没有打破地理和秩序束缚的愿望,生活显然心安理得。

所以做一个俗人是痛苦的。这也想要,那也想得,哪里能够两全!更别提十全十美。在土星影响之下,我沮丧地开始抱怨… 不过很欣慰是得到了dqu姐的安慰:土星还有美丽的光环。这个安慰以我认可和喜爱的方式出现,极大平复了我内心的煎熬。

而对于一个话痨来说,写博客也是很好的治疗方式。所以最近尽量恢复一下。

今天想要说的是,秋天来了。

即使在空气如玻璃一般透澈的柏林,秋天也能感觉到温柔的绚光,似乎色彩的锐度降底了些,高楼投下的深重阴影,也有一个复杂的色泽在里面。满城的栗树和椴树开始落叶,空气的色调也变得偏暖,夏天清冽的蓝和绿在一点点退去,黄色和灰色越染越多。温度一天天冷下来,很快空气真的就要象断裂的玻璃一样割人了。

耍哥子出门办事,回家的时候带了一枚柿子。软熟而甜蜜的一团,绷在薄薄的皮下,非常诱人。他说柿子就是要在晴而冷的地方才长得好,有大量阳光气温又低——这么一想,难怪北京的柿子好吃。

而我在秋天就爱吃个梨。刚刚到德国的时候,不太习惯他们那种软熟如泥的梨,总爱买青皮的,要那个脆劲。可是青的不香甜,而且放不了几天,自然也就软了。现在呆久了慢慢习惯,觉得软梨也不错,细腻柔和,入口就化成一滩酸甜的水,只是太不符合我从小习惯的梨的形象了,倒是更象冰糖雪梨那种文火炖了一夜的口感。

梨在欧洲亚洲都可以入菜。在中国,梨肴走的是清淡去火的路线,欧洲梨子菜却总和油腻的东西纠缠不清。我最近常做一个烤箱菜,就是一种美味的油腻梨。20分钟搞定,其中只有5分钟操作时间,非常值得推荐给好吃的懒人。

首先需要千层酥皮。这个酥皮我从来懒得自己做:请尽情享受工业社会带给我们的好处吧。超市里买来的千层酥皮确实有一千层,而且撕开包装只需要5秒钟。自家做的千层酥皮大概耗费3个小时,家里一团乱,最后可能只有5层。如果实在又“作”又装的话,也可以去有机超市买不含添加剂的有机酥皮,他们还卖全麦的呢。

在千层酥上放山羊奶酪。我其实也不太喜欢山羊奶酪,嫌它腥膻。但食材的搭配就是这么神奇,在这个方子里,腥膻被其它的材料一烘托,就变成一种并不那么惹人讨厌的醇厚了。总之切切不要放牛奶做的奶酪。如果是稍微硬质一点的,就掰成碎末,如果是鲜奶酪,就直接涂一层在酥皮上,边缘记得留一厘米左右的空白。

接下来是甜软的秋梨一只,切成细丁撒在酥皮上。再撒一些百里香的碎末。最好是新鲜的百里香切碎。实在没有超市的脱水百里香也成。然后再适量撒一点盐和胡椒(奶酪本身是咸的)。上烤箱,在210摄氏度左右烤15至20分钟,自己拿捏。

最后出炉的时候,淋几勺蜂蜜。

山羊奶酪——梨——百里香——蜂蜜,这个搭配出奇地协调,增一分则太多,减一分则太少。各种香甜软腻,再加上不过分的腥膻和百里香的木香,最后是漫天落叶般酥皮的酥脆,混合出秋天的味道。虽是小吃,但也非常瓷实,热量很高,符合人们在秋天既想贴秋膘,又还畏畏缩缩不敢放开来吃的心情。

因为手机丢了,所以也没有图片贴出来眼馋大家。只能说请尽情实验,这么简单的菜谱,出错的几率不高。而且就算出错,这几样材料搭配在一起也难吃不了。即使在土星标志下,也应该畅快享用如此美丽的季节吧。更何况秋天本来就是天蝎座的季节啊。

Written by in: 天吃星下凡 |
Aug
22
2012
9

肉沫茄子

耍哥子很爱吃茄子,所以免不了经常要做茄子。茄子这个东西需要大量的油,很不健康,我每次做都觉得好有心理障碍,特别是要做欧洲那种老而死的硬帮帮的茄子,如果不放很多的油炸过就完全无法吃,放的话又觉得怎么能吃这样的东西!

但是下面这个做法不需要很多油,茄子又烂软如泥,值得推广!我认为诀窍在于烤茄子的时候,欧洲茄子厚厚的皮把茄肉的汁液都锁住了。而且这道菜是我中学住校时的最爱,只要食堂推出我就必打,食堂版的肉沫茄子肉汁很多,肉沫几乎全是肥肉,油腻无比,比我做的好吃!

 

Written by in: 天吃星下凡 |
Aug
22
2012
--

Béchamel sauce

这其实是做波隆纳肉酱的一个副产品。因为当时做了很多肉酱,不得不想出各种方法来把它干掉… 欧洲人民的普通吃食,其实总的来说还是很瓷实的,做起来也没有太多花巧。

Written by in: 天吃星下凡 |
Aug
13
2012
4

Ragù alla bolognese

在准备这道波隆纳肉酱的时候,耍哥子忽然很郁闷地问:怎么没有放蘑菇?在熬制肉酱时,他又郁闷地怪叫:蕃茄放得也太少了吧!到快熬好的时候他又哀叹:豌豆也没有放啊!最后吃的时候,他把盘中的面吃了个干干净净,若有所思地坐了一会儿,忽然又说:也没有放香草嘛!

波隆纳肉酱,大概就跟中国的番茄炒鸡蛋一样,是每一个家庭,甚至每一个下厨房的人都会做的菜肴。而且大概有成千上万种不同的版本,我做的版本参考了豆瓣上拉布的方子,她又是参考了Marcella Hazan的《基本意大利烹饪》和官方波隆纳肉酱食谱,我觉得听起来挺靠谱的,就按照她的菜谱做了。

这个方子没有放什么乱七八糟的蘑菇啊豌豆啊,主要就是肉,不同的肉,牛绞肉猪绞肉pancetta咸肉和鸡肝儿,让爱吃肉的我觉得很诱人。而且没有放蒜。

最后熬出来的肉酱味道不错(但也没到黯然销魂的地步),耍哥子对我使用“正宗”一词耿耿于怀,不停在网上找来找去希望找到更正宗的菜谱。因为肉酱熬了太多,我又把吃货飞先生叫来吃了一顿,他表示味道不错,但因为他也没吃过金牌标明是“正宗”的波隆纳肉酱,所以也没法说这个到底正不正宗,反倒因为放了pancetta咸肉和鸡肝儿,感觉味道满特别的,跟平时吃的不一样。

前段时间,我写了“洗沙”的菜谱,还写了“不正宗的四川肉臊”的菜谱,都是一些传统而家常的食品。在四川,每一位老妈都会有自己的做法,大概各有不同,但每一个的你都不能说它不正宗。就像在波隆纳的那些意大利妈妈们,根据自家丈夫孩子的口味,有人多加一些蔬菜,有人不放肝脏,有人会煎一些蒜粒,但做出来照样是浓郁美味的波隆纳肉酱。

但是我呢,我买了台湾黑糖来做洗沙,德国绞肉机绞的饲养场瘦猪肉做肉臊,还用德国的熏咸肉代替pancetta,最后在干净而现代的电炉子上煮这些东西,煮完了再闭上眼睛去想象四川湿润的丘陵或是波隆纳的热风,怎么都很有无力感吧。

Written by in: 天吃星下凡 |
Aug
11
2012
--

洗沙

前段时间我忽然想做一本自己的菜谱。就是那种放在厨房架子上,里面贴着一些宝利来照片的,只有自己爱吃爱做的菜的菜谱。

作为一个事儿妈,我开始物色一个好看的本子。(。。。事儿妈的逻辑真是好讨厌。。。)

其间我看上了一套可拆卸的笔记本:http://www.manufactum.de/atoma-c194078/  可以分开买手感很好的封皮,各种横格方格没格的本子纸,分隔页,看起来象小药片一样的装订环,还可以买特殊的打孔机自己给其它纸打孔装订。很方便菜谱积累到一定程度后,OCD开始对各种菜谱进行分类整理。

但就在我拿了一大堆“办公用品”要去付钱时,忽然觉得自己过份了!!一定要打压一下购物狂加事儿妈这个倾向,太败了,而且肯定坚持不下去,过一阵家里又多了一堆昂贵的废品。所以我决定从电子版食谱做起。

以前写食谱的时候,我都喜欢写很多废话。现在做这个电子版,我用了烟囱人他们公司开发的weico+(此乃广告帖),觉得终于可以把朋友规定必须使用的app用上了。但如果把我那些废话写进去之后,一来影响菜谱的运用,二来也很影响排版。所以今天又进行了一次精简,废话写到blog里,做法留在菜谱里。接下来,就等weico+改版了,加一些更堪入目的字体,给用户一些调整字体大小和排版的自由…

洗沙之所以叫洗沙,听说是要把红豆煮到极其酥烂,然后用水洗去豆壳,这样豆沙才细腻香滑。我不确定是不是这么回事,小时候我一直把它听做“喜沙”,以为是取其甜美喜气的意思。

洗沙的香极其繁复有层次,有甜香焦香豆香油香坚果香花香,其实洗沙里并没有坚果和花,但这就是混合香的魅力,无法形容,只能自己闭上眼睛亲口去尝。洗沙是我最爱的一种汤圆馅,但后来居然满大街都是平铺直叙的豆沙馅芝麻馅花生馅,甚至还有肉馅,洗沙无处可寻,也说明城市人民在地沟油的轰炸中味觉是如何退化的——另一种深受我喜爱的玫瑰馅也很少见了。

自己做洗沙很难得其香,说实在我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成功。总结一下,大概错在两步,一是没有洗去豆壳,所以豆味甚浓,而且口感偏厚;二是没能彻底重油重糖,天可怜见,这次我已经真的放到了1:1:1,但估计在传统的洗沙馅里,豆沙就是作为粘合剂意思了一下,重点是红糖。

我把红豆泡了一夜,第二天换水煮酥,然后用搅拌器打烂,因为没有滤豆皮,所以打得格外久一点,口感是很细腻了,但是豆味就很重。

煮,煮到水蒸发太半,放入跟干豆重量对等的红糖。红糖即是台湾人说的黑糖,味道醇厚丰满,端的是个尤物,我们乡里大部分甜食都缺不了它,洗沙复合型的焦香也主要是红糖带出来的。

炒,炒啊炒啊炒,炒到水都几乎蒸发完了,锅子里的糊糊变得滞重而黏稠,慢慢地有焦味泛上来,就加猪油。跟红糖等量的猪油,洗沙是乡里的俗物,粗犷豪迈,所以用猪油就好。但是我刚好有鸡油,就加了鸡油。以前爷爷口水嘀嗒地讲“鸡油四色汤圆”给我印象太深,以至于我一直觉得好汤圆馅就是要不惜血本放鸡油的。当然鸡油更香醇,融化之后也更加细腻。

再炒啊炒啊炒,油和豆沙不容易调和,要很有耐心地炒到完全融合了,就可以出锅装盒,放到冰箱里等凝固了就可以包汤圆,做夹沙肉,蒸酒米饭,总之种种妙用。

虽然不正宗,但还是很好吃的,会进一步试验,一直到发现正确配方的。

 

Written by in: 天吃星下凡 |
Aug
05
2012
2

洗沙

Written by in: 天吃星下凡 |
Aug
05
2012
--
Aug
05
2012
--

烟囱人同学我又为你的weiconote发明了一种新用法:记菜谱

童鞋们这个排版虽然很挫但如果你们对哪个菜谱感兴趣的话可以用手机另存哦,用爱疯看刚刚好 。另外这个菜谱也很挫,是一个极其简单而且不正宗的肉臊做法,味道差强人意,好歹不难吃,贵在简单,找个密封好的盒子装起来可以保存很一阵,适合经常没时间做饭的同学。起码比方便面好吧!以后如果我有兴趣的话会写写其它菜谱的!

 

Written by in: 天吃星下凡 |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