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3
2020

疫区日记の周日心怀世界

cloudbrunch

今天是周日,为了丰富新冠疫情期间的社交生活,不要为所谓的“安全理性”失去自由,我们用机器取代了人类之间传统的接触方式,跟在柏林的老Q、Alan和老白组织了云吃饭活动。因为有六个小时的时差,所以柏林的朋友们吃晚饭,格格巫和我则享用了brunch。老Q和老白吃了大蒜烧牛肉、炒花菜和一种看上去很好吃的汤面或者是粉;Alan吃了牛肉盖饭,喝了红酒;我们则烤了吐司片,炒了鸡蛋,煎了咸肉,切了牛油果,做了水果沙拉。

云吃饭这个建议最早是格格巫一个朋友提出来的。那位朋友就职于一家非常注重员工之间交流的公司,所以他们进入home office制式之后,除了必要的网络电话视频会议,还专门留了一个zoom聊天室用于大家闲扯,这个聊天室全天候开放,所有人都可以在休息的时候进去扯白两句联络同事感情,听起来似乎要很大的公司才能保证聊天室里一直有人。据朋友说,“云扯淡”空间效果不错,启发他提出了云吃饭的建议。

云吃饭用德语说,是一件gewöhnungsbedürftig(需要习惯)的事,但总的来说还是很愉快。大家一边各吃各的一边聊天,开始因为网络效果欠佳场面一度混乱,后来网速变快(?),聊天的质量就提高了很多。主要的topic仍然是闹肺炎,但也聊了一些家长里短。结束之后大家决定既然疫情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我们可以经常云吃一下饭联络感情。

饭后经过痛苦的挣扎,我和格格巫决定搞卫生。平时卫生是墨西哥阿姨一个星期来做一次,现在肺炎闹成这样,墨西哥阿姨也不敢让她来了,家里眼看越来越脏,我们不得不痛下决心,自己打扫。

卫生搞了两个小时,过程虽然痛苦,结果还是喜人的。

亲自云吃饭,亲自搞卫生,仔细想一下都是闹肺炎带来的正面影响。前两天读到一则新闻,说意大利新冠肺炎的重症和死亡男女比例接近7:3。还有报道讲人们闭门不出的同时,野生动物集体出没,野猪在大街上撒欢,威尼斯大运河清澈见底,天鹅小鱼都出来了。跟朋友们聊起来,我非常政治不正确地说,这个病毒又女权又环保,感觉并不是一无是处。朋友说不能这么想呀,如果真要说,各国亏空的养老金库压力是不是也得到了缓解。我一想她说得很对,赶紧跟大家云道了一个歉,然后今天就看到齐叔叔援引环境资源经济学家马歇尔·伯克(Marshall Burke)的话,他说:

新冠疫情导致经济生产中断,空气污染问题也随之得到缓和,而这种良性变化所拯救的生命,是否会超过病毒本身造成的死亡人数?即便采用最保守的估计,我想,答案也显然是肯定的。”仅仅在中国,缓解两个月的空气污染就能拯救4000名5岁以下的儿童和73000名70以上的成年人。

如果从人的角度去评论新冠肺炎,只从这些错综复杂的数字出发,我们会在伦理的电车轨道上撞得鼻青脸肿。但从自然的角度出发,新冠肺炎这类疾病,是不是可以看作人类生存环境在逐步恶化到无可救药地步之前对自己做的一次“休克疗法”?当然所谓自然的角度实际上还是人的角度,因为很多专家都告诉我们,地球并不会因为人类作死就停止转动。威尼斯大运河的天鹅作证,人类把自己作死了,对地球只能是个好事。“休克疗法”会带来大剂量的痛苦,而且不一定有效,但这几天看新闻看报纸,似乎很多人都暗暗燃起了希望。人们纷纷猜测这场肺炎到底会把人类引向何方,我高兴地看到,并不是所有预言都一片灰暗。作为一个喜欢听好话的人,那些充满乐观精神的文章让我嗓子都不那么疼了。内心深处,我其实并不期待无止境的进步,但作为一个受益于进步的人,我又很难从情感上接受抛弃进步的做法。“昨日的世界”再好也只是极少数人能享有的一种正当性相当可疑的好。如果没有全球化,我不仅会失业,连恋爱都谈不成。当然我并没有什么重要,星期天是心怀人类的时刻,难道我们不能希望人类受到肺炎的启发,换一种方式继续进步吗?就像大卫·哈维所说的那样:由川普打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旗号,启动比桑德斯可能提出的任何政策都更加社会主义的政策;或者像齐叔叔期待的那样,受“赤裸生存”需求之迫,推行新的共产主义,让英特纳雄耐尔再次伟大;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如果Greta受到比去年前年还要多得多的,真正的重视,好歹也算是大家放慢了作死的脚步。

啊,我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

Written by in: 有涯之生 |

7 Comments »

  • 听听 says:

    然而今年热得南极的冰盖化了好多好多好多!

  • messer says:

    哎…是啊…其实归根到底,人类早晚药丸。

    说起来,有一部人类药丸片years and years你看了吗

  • 听听 says:

    没有呢,我查了一下没找到这部剧呀。

  • ddrk says:

    https://ddrk.me/y-and-y/
    此剧已遭豆瓣和谐

  • messer says:

    对ddrk是对的,这个剧全网被禁了。你看完第一集就知道怎么回事,不禁也是没天理。这个剧其实是去年的了,但是我一直都不太想看,谁愿意直白地看一个药丸剧呢。但因为最近太药丸了,所以就翻出来看了一眼,老实说我现在很后悔,没事干嘛给自己添堵呢,生活还不够艰难吗。

  • 听听 says:

    哇,一看介绍果然,该被禁。

    不过说到给自己添堵,有时候人是有类似的倾向的。比如《切尔诺贝利》去年出来了之后,谁要去看啊,我反正鼓不起勇气来。后来武汉刚封城那几天,忍不住,忍不住就翻出来看。看了以后就觉得——高层作死,一线填命。环球同此凉热。

  • messer says:

    是环球同此凉凉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 4 + 0 =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