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5
2019

佳期如梦

最近跟格格巫因为一些生死存亡的大问题吵了一架。这次吵架持续了一个星期——对于两个工作狂来说,持续一个星期的意思就是某个周末起了争执,周末过去之后因为忙于工作,所以假装和好,每天还要虚情假意地打一个塑料姐妹花电话互致问候,到下一个周末终于忍不住爆发,把一个星期的积怨都倾盆而出,争辩剖析,最后终于冰释前嫌,和好如初。

昨天在电话里,格格巫哀怨地说生日(上周五,我们最后和好的前夜)的时候无心工作,一直在进行网络window shopping,往购物车里添加了两套西装,一件外套,一顶帽子,然而最近入不敷出,囊中羞涩,无力清空。我问他,这么无聊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我来安慰你撒!

格格巫说,我不敢啊,我们不是在吵架吗。我预感你马上就要爆发了。

我说,但是你在过生日呀!没有人会跟过生日的人吵架的。我难道没有在深夜12点给你打来祝福的电话吗?

格格巫说,但是我18号生日,19号你就爆发了,把我骂得狗血淋头。

我说,但是过生日那天我对你很好呀!我还唱了生日歌给你听!

格格巫说,火山爆发之前,小动物们都会逃走,是因为它们能感受到空气中危险的气息!

是不是很可爱!

农历新年就快到了,再不做年终总结就得等2020年了。自从格格巫去了芝加哥,我绕着地球工作恋爱的疯狂生活已经过了两年。这两年我立了很多flag又打了很多脸——比如仍然不会开车,比如blog不仅没有日更连月更也做不到,又比如看书越来越少——但是我也有一些意外或计划中的收获,比如有了上海的office和很可爱的同事,又比如在柏林买了一间有南向大阳台的公寓,从无产阶级变成了一个债台高筑的人。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不思进取虚度人生,但偶尔也会感到充实和快乐,这多亏了身边那些温柔而善良的人。

新年flag:日更!读书!考驾照!

Written by in: 无聊之事 |

2 Comments

  • 听听 says:

    亲爱的美莎,我觉得你不要许下“日更”这么宏大的愿望,你先做到周更或者二周更好不好?就是约定,比如每个月初一十五,一定要坐在电脑前piapia地敲一篇博客出来。比如我,我每个星期一都会更,那就是定下一个小目标:“星期一早晨起来的第二件事就是写博客!”(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是练琴)。

    那个啥,那不勒斯四部曲,我真的还是拿不定主意看。哈哈哈。我也隐约觉得自己不会喜欢哒。

  • messer says:

    好你是对的!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