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4
2014

The Elements of Style

标题起这个名字,其实跟E·B·怀特那本关于写作的书没什么关系。虽然我现在确实想把它从远在成都的故纸堆里挖掘出来重温一遍,但是,往者不可谏呀…

我想到的是另外一些关于style的事。前几天有人来办公室,说想在城外建一个房子。泛泛地讲了一些功能造价施工方面的事情,客户很笃定地说:“外观我们已经决定了,不要包豪斯风格,就要Stadtvilla,经济实用而且永不过时。” 飞先生和我很快地对望了一眼,过了一会儿我还在跟客户闲扯外墙保温材料和订制家具,就看到飞先生悄悄在google上打出了Stadtvilla这个关键词。

他看到的大概是这样一些东西。

在发明风格方面,德国的开发商丝毫不比天朝同行们逊色。咱们国家有中式古典、欧式现代和托斯卡纳,德国人就有包豪斯风和Stadtvilla。虽然都是一些看上去令人发指的玩意儿,但我也理解普罗大众对消费导向的需求。在涉足完全不了解的区域时,分类能帮助人避免行差踏错——我写到这里,仔细想了一下自己会在什么时候需要类型学来指引消费活动,想来想去,大概就只有买车了。不过为公共安全着想,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送走客户,飞先生意犹未尽地感叹道: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

刚好在看建筑新闻,日本又有人修了很怪的小住宅:

544475aec07a80762d0004c1_s-house-yuusuke-karasawa-architects_s-house_001-530x353 544475c2c07a80762d0004c2_s-house-yuusuke-karasawa-architects_s-house_007-530x353

54447693c07a801fe7000594_s-house-yuusuke-karasawa-architects_s-house_031-530x353 54447704c07a80762d0004cc_s-house-yuusuke-karasawa-architects_s-house_047-1000x667

我看了图片,羡慕嫉妒恨地叫道:为什么日本人总是愿意出钱让建筑师折腾这么怪异的东西!

飞先生凑到电脑面前来仔细看了一阵,问我: 这么多层,我开始还以为是很大一栋楼,结果这么小!每层楼板之间就是半层的高度,难道日本人都喜欢匍匐着爬上爬下吗?过了一会儿他又皱着眉问: 日本人都是暴露狂吗?

我又不是日本人我怎么知道。我好奇地问飞先生: 你觉得让我选Stadtvilla和需要匍匐着爬上爬下的暴露狂之屋,我会选哪一个呢。飞先生表示不屑回答这个问题。

我并不追求极端,也谈不上多么时尚。但我认为开发商的包豪斯风格小住宅和Stadtvilla中流露出的平庸让人无法忍受。每一个方向都是一种可能性,而平庸拒绝了进一步探讨可能性的可能。Stadtvilla如果能够好好设计,也许能够在经济实用永不过时的基础上赏心悦目,尽管我不无怀疑,但仍然愿意张开怀抱来拥抱这种可能性——我们这些对世界充满了好奇的人,对可能性有着天然的好感——说到这里,前段时间我还爱上过一个刷着酒红和豆绿色墙壁的顶楼小公寓,虽然跟设计师的口味拉不上什么关系,我倒是真心喜欢那个地方,因为它诚实地反映了主人camp而别扭的风格,拥有强大的小宇宙,而且,确实很漂亮很舒服,还有一整架一整架的书和辞典呢。

星期二下午严肃话题咖啡会,飞先生和我也谈到了style的问题。因为还很模糊,我就不一一记录了。但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终于承认:对有些东西,我们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在乎,比如那些关乎乡愁的树。态度是很重要的,尤其是诚实的态度。

……………………………………………我是抄书的分界线……………………………………………

在一些焦灼的夜里,真是很多书都看不进去,于是我又会翻出我的佩索阿。(或许我也应该去读辞典。)我喜欢看他唠叨梦境和秋天,佩索阿陪我与孤独一起煎熬。(对不起。对不起。)

我为了理解而毁灭自己。理解是对爱的忘却。我对达·芬奇那个既十分虚假又十分深刻的说法茫然无知,他说一个人只能在理解的时候,才可能对什么东西爱起来,或者恨起来。

孤独折磨着我:陪伴则压抑着我。另一个人的在场会搅乱我的思想;我以一种特殊的抽象方式梦想他们的在场,而我的任何分析能力都无法解说这种方式。

陪伴我的还有Gonzales的solo piano,这比完全安静要好一些。

Written by in: 雕梁画栋 |

6 Comments

  • Q says:

    哈哈哈!那个Stadtvilla令人拍手叫绝啊!比我家的土豪宅还要土呢!

    自从没了google reader,我就跟不上你了,呜呜呜!

    我上来是特为告诉你,我老人家和石头小人家将于12月20日驾到柏林!26日左右离开。你届时在哪里?快到豆瓣上回答我。

  • Q says:

    “酒红和豆绿色墙壁。。。主人camp而别扭的风格,拥有强大的小宇宙,而且,确实很漂亮很舒服,还有一整架一整架的书和辞典呢。“

    这,这,说的不是我吧?我的新家就刷成了这样。。。也搞了一强书和CD,对了还有一架钢琴呢。。。极其令人鄙视的绝不简约的土豪风格。。。对了不是酒红是深橙红。。。

  • messer says:

    嗯嗯,你可以改用feedly,可以继续用google的账号登录。

    我应该在柏林吧,反正在不在柏林,你们都可以住我家。

  • messer says: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 听听 says:

    哈哈哈,我们现在越来越能顾左右而言他了!来个小绿脸!

  • messer says:

    就你牙尖!就你牙尖! :mrgreen: :mrgreen: :mrgreen: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