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5
2012

对职业前景的严肃思考

话说我前段时间回了趟国,其它事情略过不表,单表给王老师买烟斗的故事。

王老师三十开外,是帝都广告精英人士,事业成功之余,发展了很多业余爱好,最近经常钻研的是烟斗。据说两年之内,就收集了十来枝各式烟斗,每日一斗在手,陶然而乐。

我以前对烟斗爱好者的唯一印象来自于学校的建筑史教授,大胡子糟老头,头发和胡子都乱蓬蓬的,浑身散发着烟草不新鲜的味道。我们去埃及的时候,他带着一个木头盒子,里面装着6枝烟斗和一些点烟用具,只要有时间,教授先生就孜孜不倦地轮流伺候那六个斗,几乎是在不停的点烟,点烟的间歇伸嘴过去咂巴几口。

所以知道王老师这种年轻有为的人士玩烟斗我真是很吃惊。有一天他跳到网上来问我,听说你要回国了哇,帮我带两个烟斗好不好啊,要是可以的话,我立马就把钱汇给你。

我一听,不就是两个烟斗吗,立马就想小手一挥,钱什么钱,我帮你带了不就完了吗。幸好我不是冲动型人士,先点到王老师给我的两个链接看一眼,立马倒抽一口冷气,一个斗要1000欧,另一个斗要1500欧,这是烟斗吗?这简直就是名牌包包嘛!我立即给王老师发了个短信让他给我汇钱。

最后只买到一枝烟斗,拿到手的时候我大失所望,烟斗捏在手里轻飘飘的,大概就跟两张500欧元的票子一样重,我左看右看都想不通这玩意怎么就能要了1000欧——1000欧能买多少袋大米多少只鸡蛋啊!王老师循循善诱地告诉我,好烟斗的斗身是用石楠的根做的。石楠根里有很多导管,轻盈蓬松,做烟斗非常合适,但石楠根盘根错节,找到一块料很难,好的烟斗师傅能根据根系的花纹调整烟斗的形状,让它的转折扭曲都显得自然,这就更是难得。(但石楠满地都有,是最常见的花啊,大家有没有想要动用哲学知识上纲上线的冲动?)

王老师拿到烟斗大喜过望,说要请我吃大餐。吃饭时候告诉我,这个斗在国内起码要卖四万块。我一口鲜血就喷到了面前的生鱼片盆子里。40000?请问那个零是怎么多出来的?现在还是封锁年代吗?过了几天我姐又告诉我,王老师说的那个四万是卖家给他的熟人内部价,其实在上海烟斗店里那个斗要卖六万块,如果是在银泰啥的地方,更不知道会标成啥样。妈的!我当什么画图民工啊,当国际二道贩子老子就发了!

Written by in: 北京北京,拜物记 |

3 Comments

  • 烟囱人 says:

    在你每次指责家电小狂人的时候,翻翻这篇旧文,想想我们多少还是为家庭生活的更方便想折,卡哇伊多了吧哈,实在多了吧

    留住手艺是好的,不过这事现在已经跟找姑娘儿一样了,有钱人的艺术不过是:这个价儿,够辣!

    还有人玩儿核桃呢~

    ps,要不然下次你带点,我和你成立犯罪团伙批批?

  • 听听 says:

    他们难道不能自己去欧洲玩的时候顺便带回国咩?没有网站可以直接网购咩?没有淘宝可以代购咩?我深刻地不理解,在如此发达的社会,居然还能有这样悬殊的差价。一般差价两三倍就逆天了啊。

  • messer says:

    烟囱人:好!组建犯罪团伙一向是我的梦想!你管找下家客户,我出体力--背!

    听听:烟斗是有钱男人玩儿的嘛,所以就不找代购,不会,懒得,大爷我有的是钱!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