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5
2009

坚持就是胜利

窗外正出着金灿灿的太阳并飘着白花花的鹅毛大雪,天象异常,不知是何征兆。

今天从木工转成了水泥匠,开始搅啊摇啊调啊倒啊。水泥和细沙掺到水里,一阵烟雾腾起,伴着一股好闻的味道。清寂,爽朗,象河滩,象烟树,什么梅花兰草通通被比下去,若是再加一点凉凉的调子,再变得轻一些,可以是一支多么好的中性香水啊。大概从来没有调香师干过泥水匠的活儿吧,于是世面上也找不到这样的香水。

我完全不是做水泥匠的料。午休的时候摊在饭桌上,满身泥点子,连额头上也是,手上起了大口子,也不知道手套是戴来做什么用的。于是嚷嚷着让小飞陪我去买鞋压惊。小飞同学冷静地说,星期五,星期五把这堆东西交了,立马就去买鞋!你买鞋我买香槟,然后咱们去我的新公寓就着新鞋喝酒!这种话,只有所谓的男闺蜜才说得出哇!

周末在网上乱逛发现有一个时装设计师叫做上官哲的,衣服么觉得是有点学日本人又有点枝枝蔓蔓的“雷堆”,我自己并不喜欢,可是似乎比较适合听听她们那些很中性又想要改造自己的同学,赶紧把链结发给她看。结果是听听同学完全瞧不起这些衣服,说“丑得吓死人!”呃…听酱太也不领情了。上官哲的衣服用了个地磙子模特展示,这样对照一下,可以很安慰地想到自己不会比模特更难看…我觉得,还满有诚意的…

话说回来,幸好当年没走上时装设计这条不归路。感觉好苦。变来变去都是那几个把戏,可还是得不停地变,即要赶得上潮流,又要防被人说学这抄那。相比之下自己置衣服简单多了没压力,翻来覆去总之象猪酱所说都是那第一百零一件,街边小店,城里大卖场,架上永远都会有的第一百零一件…新看中的第一百零一双鞋子,在常去的意大利人开的小店里,是做得瘦长的镂空牛津皮鞋式样,卡其色麂皮配旧旧的紫色丝绒鞋带。妈妈说,你跟钱有仇。

Written by in: 无聊之事 |

No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