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9
2010

爱物

大忙碌。偷着扒在网上喘口气,忍不住又来写点儿。

上周真是尝尽了生的馒头复杂的滋味。星期六L来搬我的家具,顺便开车把剩下她不要的帮我送到建筑垃圾回收站。我眼睁睁地看着无比舒服温暖的大床被送进“老木头压缩机”,咯吱咯吱就变成了屑屑!!心都碎成一片片!(小飞问:回收站的人说必须要守在旁边看吗?我说:没有啊。飞很没语言地说:您真喜欢折磨自己啊…)

7年,人能攒下一个多么可观的家当啊!一个爱吃爱玩儿爱漂亮衣服鞋子的购物狂7年又能攒下一个多么可观的家当啊!还好我不是恋物狂,大部分东西都送了扔了。(但当猪问东问西,最后问起那条在上海街边摊上买来的山东大妈手织棉布床单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舍不得扔的是一大架子书,还有什么布拉格的灯埃及的水烟,德国高级精钢锅和意大利设计师咖啡壶,初恋那儿抢来的玩具和圣诞市场淘回的茶缸,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这些东西说什么也下不了手扔。最后挑挑拣拣剩下5个大纸箱,一股脑留在了H家。易碎的东西都是用宣纸包的!轻软绵实的宣纸,扔了也是扔了…我一边包裹一边惭愧地想自己大概3年没练过字了。还有大堆大堆的相纸,胶卷,我有两年没去过暗房了!可家里却还有这么些东西,提醒人是怎么越来越懒,越来越对自己敷衍的…

………………………………

之间跟momo在网上煲粥,转移一下因为收拾行李带来的紧张感(要知道我从来都是出发当天早上收行李的)结果这家伙说夏天从上海搬到广州带了46个箱子,因为知道还会再搬,有很多箱子到现在也没打开!46个!这是什么精神!我一下子就平衡了…

………………………………

今天高价寄了一箱衣服去妈妈那儿,然后还要带着超重的行李去机场企图蒙混过关,可据说我那趟飞机会被严密监控,因为上面会坐着高级国家官员(btw神马是高级国家官员?)!!!这对于蒙混过关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

又有谣言传了出来:

*—*家蹲儿的国王*—* 说: (16:01:37)
听说你为了装衣服都发烧了 😐 好些了吗?

Written by in: 拜物记,有涯之生 |

11 Comments

  • k says:

    你搬到那里去啊?
    我也刚搬了家,非常伤筋动骨,忍痛把积攒的书都送的送卖的卖,不过事后非常精神焕发,觉得身外物越少越好。

  • 西门 says:

    你要回国了吗?

  • 老姐 says: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辞旧迎新新年新气象哦!老姐温暖的怀抱在等待着你……
    PS.早知道,当时我就该把那个俺窥视已久的布拉格小油灯米西了……

  • messer says:

    小K:我准备回国呆一阵,具体到哪里还没定,但是非常希望去北京投奔我老姐温暖的怀抱。
    搬家就是伤筋动骨!但对我这种收拾控来说,真是一个彻底收拾的好机会,所有的鸡肋都扔掉了,虽然以后想起什么必然要有点心心念念,但鸡肋真是可以淹死人啊!前段时间在看的那本书里,主角是一个浪迹天涯的人,我当时还拿自己去比他,可人家是绝对不受物质牵拌,两手空空就上路的人,我真是惭愧死。

    西门:是啊!但不是回去结婚!

    老姐:布拉格小油灯没扔!!!如果玻璃罩子没压坏以后就送给你吧!

  • 西门 says:

    这次我没有造谣哈,你不要紧张!

    (握紧你的双手,深情地说)一路多保重!

  • k says:

    我也是! 物质享受好难割舍啊!

  • messer says:

    西门同志,谢谢!(含泪说)
    小K,那你还不回国来享受?!

  • k says:

    等我先把这里享受完。。。太多享受,太少时间!

  • messer says:

    啊小K,我被墙掉了,上不了恶人谷,你的享受们,你也没有经常给我们汇报呢

  • k says:

    你也被墙了?可怜。我跟笑嘻嘻合计一下有没有什么办法啊。

  • messer says:

    天朝人民都被墙了呀。。。你们修建一个别院吧。。。我然后就努力发帖报答!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