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09
2021

手机被偷了!

手机不愧为当代人的幻肢,在确认有人真实地无可挽回地把它从我身边偷走的那一刻,我头晕目眩,并感到了一种真实的疼痛。

当时我跟纪录片制作者兼爱情动作片导演从土耳其肉夹馍店饱餐了一顿出来,准备去杂货铺买瓶啤酒,继续在果儿栗子公园里找个长凳坐着聊天。因为手里拿不下那么多东西:衣服、钱包、手机、头盔和自行车钥匙,我把它们暂时放在自行车框里,哪晓得刚走了20米,手机就没了。

导演马上给我打电话,话筒中传出自动答录的电子回复。陪伴了我3年的iphone xs max(我居然没有给它取个名字),就这样消失了。在失魂落魄地过了一个晚上之后(我们还是去杂货铺买了啤酒并在运河边找了个长凳一直聊天到日落),我回到家里,在另外一个备用机上打开“寻找iphone功能”,发现小偷在得手后迅速潜进了一家水烟吧,他是在那里关机的。可怜的小手机以我の所有物的身份向世界发出了最后一点信息,然后熄灭了。

本来我准备立即去买个新手机,但大家纷纷劝告我再等两个月,iphone13就要上市了,我想了想,也对吼,新手机的吸引力还是蛮大的。只好把备用手机——需要一直挂在充电线上吊命的iphone6——又拿出来用。闲置了很久的iphone5也重新充上电,插好国内的手机卡,用作备用机的备用机。Iphone5的电池奇迹般地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整个屏幕都快要掉下来了,不知道是不是流水线工人在拼装我这台机子的时候打了个盹。这么一想,我也不见得换过很多手机,Iphone5的前任,iphone4,是我的第一台智能手机。那只手机也是被偷走的。有轨电车10号线上,小偷把手伸进了我甩在背后的小包。

晚上格格巫怕我丢了幻肢想不开跳楼,非常温柔地提出要陪我度过痛失手机的第一个夜晚。我们躺在床上发呆,然后我愤愤地说,果儿栗子公园真是个藏污纳垢的鬼地方。结果他就生气了。虽然那里游荡着柏林三大黑帮,每个角落里都站着一群黑哥哥贩卖莫名其妙的违禁物品,外面的大街上挤满了偷完东西去水烟店销赃的违法犯罪分子,但,它还是白左格格巫心目中multi-kulti的好公园。哎…兀的不气杀人也么哥?

Written by in: 无聊之事,柏林柏林 |

No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 4 + 2 =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