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9
2021

做一个项目写了好几次blog啦

今天一位国内的同行在微信上找我,先发来一篇建筑媒体上的项目介绍,说:

南京一位甲方有类似的改造项目,你们有兴趣吗?

我一看,这个项目介绍是关于我们去年在广州的一个改造项目,咋滴我们自己还没联系媒体呢,就被发表出来了?仔细一读介绍,原来是另外的事务所打着跟我们合作的旗号把项目给发表了。我们跟这个事务所在项目前期打过交道:甲方并不是一开头就选中了我们,而是拉了好几家事务所做前期概念方案,最后选了我们签合同。这个号称跟我们合作完成设计的事务所当时也参与了比稿,但很快就出局了。

保险起见,我又问了一下甲方,甲方很快回复说亲,我们跟他们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哈。然后又嘲笑了一下我们在宣传方面一贯的废柴,

“你看看人家,”甲方说,“照片也拍了,图也画了,还把你们的设计重新给建了个模。”

我:…

我给那家事务所的老板发了个消息,很礼貌地请他把相关报道撤回,人家没有回复。我在上海的同事麻利地给媒体打了电话,媒体回复说不好意思下班了,明天10点之前报道会从网上消失掉的。

前段时间我还想着来讲讲这个广州项目呢。因为吴孟达去世,我怀旧之心大起,发起了老港片烧,上周末携格格巫重温了瓦窑坝台球厅永恒的经典,《枪火》。然后呢,我注意到了一句以前根本没啥印象的台词。

那句台词出现的时候,文哥发现了肥祥才是搞事情的人,派阿南去收拾他。灯光幽暗的奥比餐厅里,肥祥面无表情地吃着通心粉,慢条斯理地说:

以前拼了老命,就为吃一顿好的。
这次事情是我干的,失败了,我认命。
我一把年纪了,无谓低声下气嘛。命只有一条。
你老爸从汕头来香港,跟我一起在城寨混饭吃,从一个档位搞出一个社团,大家都出了心血,有一件事我不明白:点解这个堂口,现在只有你们姓洪的在打理呢。

这句话说完,阿南转身就走,手下人几枪打死了肥祥,他巍然不动,嘴里还慢慢嚼着一口通心粉。

我以前没有注意到的台词是,“你老爸从汕头来香港,跟我一起在城寨混饭吃。” 现在一听就觉得,是啊是啊,那可不就得从汕头来,在城寨混饭吃吗。一下子什么《烈女图》啊,什么越南人河粉小考什么的,都莫名奇妙地闪了出来。

这句话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汕头,一个城寨。先说城寨,城寨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Kowloon Walled City哇!当年那个混迹台球厅的中二少女还没有听说过九龙城寨的大名,要一直等到念了书,有了文化,才被库哈斯安利了这个垂直高密贫民窟,完成了关于赛博朋克的初代启蒙。有阵子我对九龙城寨特别着迷,找了很多相关的资料来看,但那个时候我已经不怎么看香港电影了,像一个老学究一样,我沉迷于图纸、历史事件和社会学分析,完全没想到我和城寨最紧密的关联,或许来自少年时那些不着调的狂想——在城乡结合部漫天的汽车尾气中与不良少年们浪迹天涯快意恩仇,橙子味汽水和录像厅里永远看不完的黑帮烂片,难道不是城寨在我生命中刻下的最初烙印吗?

再说汕头。潮汕人、青田人、东部沿海地区人的移民史、杀女胎,黑帮、中国城、东宣中心,帮我把这些词像生滚粥一样搅和起来的,就是这个被李鬼冒名发表的广州项目。这个项目的甲方是潮汕人,而且不是一个潮汕人,是一帮子潮汕人。我以前在做项目的时候就饶有兴味地写过他们的事儿,这是我第一次跟潮汕人打交道,一个设计最后做到施工落地,也让我从一个小小的侧面窥视了一下这群人。

首先甲方们为人都挺不错的。真诚有礼,待人接物又极有分寸,项目推进过程中虽然有很多分歧,但相处起来仍然非常愉快;而他们一定也非常勤劳。这群人都来自潮汕地区某个破落的村庄,从无到有挣出来丰厚的身家,虽然是跟上了三十年发展的滚滚洪流吧,但个人一定也付出过很多努力。染鹅,就像我吐槽过的那样,这也是一群有生男胎执念的人,而且极爱抱团。这种抱团在项目进行的过程中让人头疼不已。他们任人唯亲,对非亲非故的专业人士抱有固执的怀疑,最后被自己安插的亲戚坑得满头包,让人怀疑千万上亿的身家是不是买彩票中的奖。总之让人喜欢不起来,却也很难讨厌得起来。

因为跟潮汕人打过交道,所以对“从汕头出来,在城寨里从一个档位做出一个社团”的黑帮竟然生出了一些奇怪的亲切感,没想到吧。

Written by in: 无聊之事,雕梁画栋 |

3 Comments »

  • 听听 says:

    说到这个,我想起我小时候,看过一大堆比《枪火》更加古早的港片,从《投奔怒海》到某一集的《英雄本色》(有梅艳芳那一集),全部是越南船民呀、红色高棉呀、越南帮啊大圈帮呀(大圈帮好像就是汕头帮派?),不计其数。长大之后去了柬埔寨和越南旅游,在当地对比着倪匡的科幻小说,发现言外之意颇深,而且无数本都提及这一段历史。在当地看历史博物馆,看得寒从脚下起。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黑帮就,移民海外了?总之在香港似乎销声匿迹了?(或者至少说,不再成为电影的主题)。不知道具体是怎么样的情况。

  • messer says:

    啊啊啊啊啊《投奔怒海》我过几天也要重看!已经完全忘了讲啥了…小的时候因为自己的知识面很窄,有些东西自以为是明白的,其实完全搞不清楚前因后果,不过当然现在也没有明白到哪里去,但当然比以前好多了,毕竟有维基百科嘛!

  • 听听 says:

    我给你港!《投奔怒海》,我也完全忘了讲的啥了!

    说起来我小时候的历史真的还可以,就是搞不清那些国家的地理位置,确实是有“华夏中心”的感觉。

    比如越南,妥妥的中南地区一霸,可到了北越,感脚跟广西一样一样的。南越,坐在西贡的外国记者之家,对面好像就是西贡河,想象中的法国殖民地感扑面而来。岘港又是另一番感觉,“美帝的铁蹄”(当然,再过10年,就成为我都人民南下避寒圣地)。总之,对这些地方的所有感觉,莫不来自文艺作品的塑造。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 5 + 1 =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