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1
2021

谈钱没意思

我这个人搞blog创作吧,大部分时候文思枯竭,无话可说,但有时候猝不及防就会井喷一阵。早两年的井喷往往伴随着荷尔蒙的波动,现在人到中年心如止水,井喷的诱因无非是负能量爆棚,需要打开解压阀吐槽吐槽。

前几天的咖啡渣,本来以为已经写清楚了。但听听回复之后,我觉得还需要再说两句,但这两天又有新的吐槽,先预告一下,咖啡渣改天继续。

今天的新槽是关于购物。我在朋友圈瞎逛,发现前段时间认识的产品设计师做了一组看起来还不错的花瓶,就发微信询问价值几何。

设计师回复:价格是5k。

可能自己也觉得有点贵,又补充两句:

因为是纯手作。
所以工艺会比较复杂。

老实说我当时并没有很吃惊。somehow这两年在魔都这样的花花世界混饭吃,早就被混乱的定价系统搞得麻木了。虽然苍蝇馆子里仍然可以吃到十来块钱一碗的面条,但两人的下午茶花费上千,朋友们买单的时候眼也不眨;优衣库固然是全球同此凉热,随便一个街边小店里不知道哪里来的拖鞋围裙,标价上却也能跟着好几个零。跟设计师聊完天,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拿出计算器换算一下,等等,5000块人民币,差不多接近700欧元。怎么说呢,现代主义建筑的代表人物,芬兰最重要的设计师Alvar Aalto最经典的花瓶Savoy,花700欧可以买上四五个。

要不是前一阵李总理提醒大家全国一半人民月收入1000,我简直觉得天朝人真的要上天。有一次跟朋友一起去看戏,大概是高尚艺术吧,戏票居然要两千多块钱,我肉疼地抱怨了很久。在德国表演艺术受国家支持,我们普通人纳税光荣,看戏国家买单,自己意思一下,顶天也就是几十欧元,还够不上天朝文艺演出票价的零头。在美国欣赏高尚艺术付出的代价倒真的是高尚,但美国是真·资本主义社会,政府老早把文化资金砍掉了,所有的演出需得自负盈亏,当然票价高昂。这么说来,天朝大概走的是美国资本路线?朋友哼一声,天朝要文化输出,国家砸在文化项目上的钱那可是不少,但那又怎样,韭菜绿了,难道还能不割?

定价的混乱,大概也来源于价值体系的混乱。一个纯手作的花瓶定价5000,这5000有多少是材料的价格,有多少是研发的费用,手作花了多少时间,都是什么人做的,每个人的小时定价几何?估计没人知道,大家觉得来买“手作设计师花瓶”的,想必是人傻钱多。一个人既然出了5000块钱买花瓶,那么他大概率不会去质疑这5000块钱花得值不值——这种问题只有花15块钱买花瓶的人才会考虑。这个花了5000块钱的人也很可能不会去货比三家,Alvar Aalto是谁,who cares.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来,今年我还有一个年度计划:我对消费真的感到厌倦了,2021年,我不会购置任何衣物:把置装费省下来,进行精神文明建设。

8 Comments »

  • xiaoyin says:

    有一天逛到魔都一个中产小区门口看到新开一家西餐店有菜单在外面,看一眼,最便宜的一盆意大利面要近100块,我真想揉揉眼睛看看是不是看错了一个零,后来想想这周边的房价地租,大概,额,大概价格也算合理吧。感觉自己的估值体系出现了严重的偏差。看来看去,还是买书最划算,尤其在孔夫子上居然还有五折新书,惊喜!

    大概是我太穷了,觉得周围的人花钱的不计较真是好有钱的!

  • 听听 says:

    哈哈哈。是的是的,基都的大家买5000块的花瓶绝对是肉痛的!我给你讲基都是另一种人傻钱多。

    但是,基都人民爱文艺呀!我还清楚的记得,就在5年前所有,陈粒在小酒馆的二号老店开演唱会,120块的门票,然后到去年就搬到各种大舞台,660还是多少是最低价,最高价三两千。新裤子上乐夏的前一年,全国开不成器的小演唱会,人也不多,120的通票,他们站在台上自嘲说,哎呀,混得撇混得撇,这把年纪了还得出来演出。乐夏之后,自然各种一票难求了。这都是黑转红的乐队和音乐人,也就不说了。

    其余各类舞台剧、脱口秀,也是一样,总之大家都不拿钱当钱似的。我简直觉得贵得不行,搞得我这一两年都没去看什么演出。

    但是隔壁雾都,所有演出的票都卖不上价!嗯,就是那种,基都人民哄抢,雾都人民会问,“是谁?”般的落差。

  • 听听 says:

    哎呀,一着急打错了好几个字。

  • k says:

    我对天朝物价完全失去概念了。。。只能说贫富悬殊的厉害,所以也不打算理解了。。。
    另一种乐观看法是大概因为阶级还没有完全分层吧,大家都混在一起过,还有机会‘什么?多少钱???’。到了欧美社会分层分的比较固定了,穷人看不见富人怎么花钱的时候,就没那么多机会惊讶了。

  • messer says:

    魔都这种地方,是真的太分裂了。我觉得贵呢不是问题,如果大家消费得起,那就消费好了。但实际上呢,大家虽然看起来都是消费得起的人,但如果去看一下数据,又觉得,应该不会吧…所以就觉得撕裂。

  • messer says:

    雾都我真的太不了解了,虽然我一口雾都方言(在你面前没有,但很多时候有),但我对雾都一无所知。雾都人民到底是怎样的人民?

  • messer says:

    我也放弃理解的尝试了,但是吧我头疼的是,我在天朝挣饭吃,也经常都有标价的问题,所以我又不得不去理解,但是我决定把这个理解局限在很小的一个范围内…就,业务相关,不求甚解,只晓得市场数额就行….

  • 困了 says:

    物价几何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赚到钱。这是个问题。

    你逛的魔都什么街啊?随便一个围裙都上千?我也去看看?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 4 + 3 =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