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30
2021

只要农历新年没过都可以做年终总结

一月有两张脸,一张望向过去,一张展望未来。一月结束之前,我们来做年终总结。

2020的前半年,我满世界追着新冠跑。在倒时差的夜里刷手机刷出了武汉封城的信息,从成都飞回柏林,再从柏林飞去芝加哥,最后跟格格巫一前一后回到柏林。下半年我吭哧吭哧工作,还见缝插针地回了一趟国。

年初国内疫情如火如荼的时候我们丢了两三个项目,之后工作就没怎么受影响。新冠对我造成的最大损失可能是一年没出门度假,说实话,还不如飞先生养孩子对我的打击重。

飞先生夫夫19年夏末喜当爹,相继进入了德国法定的“家长时间“。这对我来说本来是一个近距离了解德国生育政策的绝佳机会,很不幸因为飞先生在家带孩子,我一个人扛了七个月,搞得情绪包袱很重,不愿多打听他们育儿的细节。不过在宏观角度,我了解到德国的带薪育儿假有14个月,飞先生分到的7个月,都放在了全球闹瘟疫的2020年。我本来以为国家会按照他往年的收入给他发全薪,心中更是不忿,后来了解到国家育儿小金库还有一个上限,貌似每个月2000欧元都不到,才觉得平衡了一点。(当然我本来是绝对赞成国家多出点血给大家发全薪的…)

这七个月的下半段,2020年7月到9月,事务所好几个项目同步进行,我很希望飞先生有时候能够支持我一下,但据说要养育婴幼儿,家长是一分钟空闲都不会有的。我很难想象这是怎样一种状况,难道小朋友都不睡觉的吗?而且,我惶恐地问自己,如果育儿真的如此耗费精力,为啥大家还前仆后继地想要养孩子?

总之,也因为工作有点过度的原因,对其它事情都提不起啥兴趣。去年年底我和朋友计划要做一个女权视频节目,准备了一大圈却一直没能完成。而平时看书写blog也懈怠不少,锻炼身体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工作结束后的大部分时间,我都半死不活地躺在沙发上刷手机。唯一的亮点就是拿到了驾照。

这种情况在2021要改变!女权小视频做起来!书看起来!blog写起来!身体锻炼起来~也希望疫情稍微平静一些,能够去哪里玩儿一趟,自己开车!

Written by in: 有涯之生 |

4 Comments »

  • 听听 says:

    哈哈哈哈哈!我也要还以狂笑!2020年真是人人都没得度假的一年!

  • messer says:

    你不是度假了的吗?!我记得你经常还是跑个山里面什么的?难道已经是2019的事情?

  • 听听 says:

    没有啊!!去年一年,不光疫情,还有爸爸的病情,我哪儿敢跑出去玩!跑个山里已经是2019年5月里的事情!2020年1月疫情没开始之前,幸福地去了一趟康定,两天。到下一次再出市区,就已经是上上个星期那次了。

  • messer says:

    同是天涯沦落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 5 + 5 =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