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06
2020

补遗

柏林的夏天太美好了,完全没有办法缩在家里剪视频!周末的两天我都在外面跟朋友吃吃喝喝散步啊买东西啊,干这些消磨时间的事情,就算静下来也是在阳光下看书上网,怎么办啊!我的视频小节目什么时候才能上线呀…

今天的blog是对之前内容的两个小补充。

首先是关于月经杯的使用。虽然好多朋友吃了一波安利,但反馈并不好!好几个人都说有异物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自己的感受很好,放进去之后真的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了…鉴于阴道里没有神经,我猜测或许是杯杯的位置没放对?anyway,我找到了一个通过视频指导大家怎么使用月经杯的网站:

One Girl One Cup

她们的视频是正儿八经让你看到怎么放进去拿出来之类的,真人演示!请大家不要在办公室点击!一定要在办公室看的话,请检查一下四周是不是有不应该看到此类内容的人…

也可以直接在油管或P站搜索one girl one cup。

其次是关于“白人女性在纽约中央公园遛狗事件”的延伸讨论。朋友小K在常去的古早互联网风格论坛上发起了这次讨论,我觉得是对前段时间我在飞机上的吐槽一个很好的注解——小K自己就是雷厉风行威风八面的(前)纽约金领女郎,所以她对纽约人非常了解,补充了一些妙趣横生的八卦不说,还让我对这件事情有了一些新的认知。

这个故事的两位主角,好斗的神经质金融白女和积极从事公众事务的较真儿文艺黑弯男,在小K的眼中就是两个典型的纽约人。我之前读新闻,看到的是一个在清晨遛狗的女人,在中央公园比较荒僻的角落遇上一个跟她不对付的男人,在争执的过程中受到对方威胁,看到对方拿出莫名奇妙的东西喂自己的狗,控制不住自己freakout了。虽然她很下流地运用种族主义元素来攻击对方,但我对她不是完全没有同情。同为女性,我太懂得那种在无人角落跟陌生男性正面杠上心中的慌张了。讨论的焦点虽然是种族主义,但我觉得如果在讨论中引入女性主义的视角,不会削弱针对种族主义讨论的锋芒,反而能给予讨论更加丰富的切入点。然而在小K的解读下,我显然是表错了情:剽悍的纽约人民才不会像我一样外强中干地“路上有惊慌”,发生摩擦的彼此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女的对拴狗的法规明知故犯,被人指出了还恼羞成怒,立即就选择了最有攻击性的方式来制服对方;男的观鸟被打扰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非常懂得保护自己,知道怎么做冲突最小而收效最大。总之,都是纽约人的精明与高效。

但就算是这样,那些我在讨论中关注的点也并不因此就在这个叙事中消失了。好斗的神经质金融白女之所以成为好斗的神经质金融白女,跟她所处的工作环境不无关系。男性主导的职场文化中,所谓的狼性、好斗、进攻性从来就不是贬义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很多时候是被推崇的特质。一个女性要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对这套规则的沿袭、接受和内化是必然的。而那些在工作中形成的性格特质,在生活中一样能够体现出来。可惜这样的女性不管是在职场还是生活中,都不会像拥有同等气质的男性一样受到人们的欣赏和佩服,bitch这个名号就算在女权运动中被洗白了一圈,但在大多数人耳中仍然是一个贬义词,更别提那个新被发明出来的“Karen”了。

同样的道理,即使是争对种族主义的讨论,因为小K她们的补充,我也看到了一个新的维度:一个黑人男性,他想要在主流社会中存活,也得把自己的所谓“男性特质”收敛起来,变得有礼貌,遇到事情懂得如何最好地保护自己。而一个白男人就可以大大咧咧地站出来,对看不惯的事情大声呵斥或者宣称“我告你”。这虽然不是什么坏事但也让人感到无奈。

最后是我的感想:古早互联网风的论坛真是太好了。对那种限制讨论字数,大家都一股子戾气的社交网络我现在实在是厌烦得很,没有什么有效的讨论,还时不时被删帖禁言,不知道大家还眼巴巴地留在上面是图个啥。

Written by in: 无聊之事 |

14 Comments

  • 听听 says:

    我现在很少在社交网络上留言发表意见,单纯转发和围观。因为那上面实在没有任何对话氛围。

    我想了一想,古早互联网风的论坛本来就是个强筛选机制啊,你必须要懂得古早互联网的对话风格才能插话,插话你还得有话可说,兼之古早论坛对手机浏览并不友好,要用电脑才能看得舒心。所以导致后来留在古早论坛里的人,大致上有着类似的背景或元认知(再退一步说,你至少得有台电脑对吧)。

    另外,遛狗女和观鸟男这件事经过这么多人如此不厌其烦的补充细节,我才终于稍微弄懂了一点,所以对社交网络上的种种事情,怎么敢轻易插话。

  • messer says:

    是的撒。古早互联网风论坛也有古早互联网风论坛的问题,大家在逐步地筛选机制中最后还是跟臭味相投的人聚在一起,现在的社交网络扁平化了,有的人不喜欢有的人如鱼得水。虽然也通过算法有一个筛选机制,但跟论坛毕竟是很不一样了。

    不过插话什么的,反正什么阿猫阿狗都在插话,我们也能插啊。当然我更多的时候是懒得说…对比起拿个大话筒子朝着广场喊话,我还是比较喜欢聊天…

  • 听听 says:

    我自己是觉得,至少要对所发生的事,有个公允的认识,前因后果,背景环境,人物情节,都知道得差不多再说,好比这个遛鸟的事,国内的报道当然是选择性的,可国外的报道,在细节上也让人迷惑不解。

    还有你说的教授考试的例子,也都是有非常多层面的。又好比JK罗琳那件事,我听到也只觉得“这不对劲?!我不敢相信!”

    所以,我感觉我完全是一种麻痹状态,如果我所知的所有信源都无法信任,我们的opinion,就只可能按照自己的刻板印象去构建。

    忘了那天看到谁说的,互联网时代下人的沟通能力在减弱,这真的是说到了点子上。

    我当然也喜欢私人聊天喽,谁要去大广场喊话啊?我的opinion没有那么重要,也并不想被那么多人听到。

  • messer says:

    那么喜欢在广场上喊话的人大有人在撒。
    像我们这种几十年如一日写博客的,就是自闭症儿童在墙角对着空气说话。
    上面你说的这些事情,我觉得是这样,一方面确实是,一层一层一层,所以我也倾向于到这里做一个记录,把这个事情的复杂性都摆出来。但就算我把我知道的都摆出来了,但肯定还是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细节的,这就是生活嘛。但其实不了解事情的全部并不影响我们谈论它,毕竟谁都不是维特根斯坦,但谈论的方式很重要。之前我和格格巫之间总是吵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毕竟是两个背景完全不同的人,思维方式、表达方式都太不一样了,所以老是吵架,而且很奇葩,因为感情好嘛,我们几乎不因为现实生活里面的琐碎吵架,每次大吵都是因为对艺术、政治、文学、哲学之类莫名奇妙的大问题吵架,吵得像两个斗鸡眼。但现在把表达方式理顺了就很少吵了。

  • 听听 says:

    你看话题又转回来了,表达方式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喜欢古早论坛。那时候大家当然也互相看不爽,但是吵架是一条一点地反驳那么着吵,现在广场舞式吵架是,冲上来就骂娘,扯头发,扒衣服。

    说到不为现实里的琐碎吵架,我想起之前跟前姣姣也是这样,因为没有生活在一起嘛,完全不会为生活琐事发生争执。每次吵架的由头怪到飞起,比如“李银河的现任到底是铁t还是trans”,你说跟我们有毛线个关系,吵得不亦乐乎,而且据她说还吵得胸口痛。

  • messer says:

    听听:胸口痛,笑死…

  • k says:

    哈,我就是想说恶人谷的古早论坛方式的好处是对同步要求很低,比如大家看hamilton 看那不勒斯四部曲看冰火的时间分散在好几年之间,但是看完就会把旧帖子找出来继续讨论。要是吵架呢这样就吵不起来了……

    JK rowling 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跟素食男讨论了一下但是讨论不下去。我看了她的信觉得她当然有她的point 但是说来说去也就是“变性人能上女厕所我觉得好不安全”的一个版本。很像我婆婆说“同性恋挺好的但是他们不应该叫做结婚因为婚姻是一男一女的事情”,就是观念老拧不过来。

  • messer says:

    是呀。我是蛮同情罗琳的,我也觉得这个事情很难讨论下去…太复杂了,她所说的有一些事情,比如实际世界中的厌女情绪在增长,让很多年轻的女孩因此对自己的性别产生怀疑,这是真实在发生的事情,也值得被认真讨论对待。但同时罗琳确实是一个观念比较传统的妇女,有爱而传统,就…蛮微妙的,类似你说的观念拧不过来,也让人头秃。她说得那些“变性人能上女厕所我觉得好不安全”这事儿我觉得是这样,她也许也投射到自身,但确实也有很大一波女性是这么想的,她们应不应该得到同情或者相应的体恤呢,毕竟成年人来说观念的转换是一件如此难和痛苦的事情,可不可以有一些更温顺的方式去处理这件事情呢,对吧。现在trans和terf(虽然我很讨厌这个词但先姑且这么用一下吧)杠起来,双方都有很多没有同理心的地方,让人觉得,啊,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直男在旁边没有任何损失,收获了一堆笑料。

  • K says:

    哎光上厕所可以都弄成unisex 。但是很多别的地方,我算是老式女权主义,总是觉得我们辛辛苦苦斗争这么多年各种body positive 运动要爱自己的身体要反对社会强加给我们的各种物化,各种反对被时尚业牵着鼻子走伤害自己过度追求瘦追求白追求大胸,然后晴天一声霹雳trans 女们跳进来开刀动手术吃荷尔蒙隆胸一定要变成男权社会定义的性感尤物,我不否认她们是女人但实在无法把她们当战友亲切欢迎……再比如我作为一个直女,总有点常见的爱好,阳具太小的男人我是不想睡,那么不考虑约会没阳具的trans 男不能算是恨trans 男吧。同理有些铁蕾丝边不想跟有阳具的trans 女人睡觉也很可以理解啊。就算是蕾丝边,也不是必须对世界上每一个女人都感性趣……再说用其他女人是否对你感兴趣来证明你是个弯女,不是又堕入了男权社会“没有男人感兴趣的女人不像女人”同类陷阱?

  • messer says:

    我对trans们的性感尤物fetish也是充满了疑惑…从情感上是很抵触的。理性的层面呢,就只好做个类比,就像穆斯林国家的妇女为了争取自由抵制头巾,而欧美的穆斯林妇女为了抵制欧美文化中心主义或者后殖民主义的那些霸权而反倒争取戴上头巾,怎么说呢,对后者我也只能说是从理性层面上理解并且支持的。
    但说实在的,在罗琳这件事里面我感情上是支持罗琳的,虽然我没有她那些保守向的思想,但我真的很烦她的批评者那种简单粗暴的党同伐异…感觉跟中国的饭圈文化也有点像。这是左派的问题,还是年轻人的问题?

  • k says:

    年轻人的问题吧。或者是born white male trans women 还是拥有白男的entitlement 态度? 我也不想多看那些丑陋的谩骂。
    恶人谷又在狂讨论JKR了……

  • messer says:

    我看到大家的讨论了!都看不过来!追不上大家的步伐捉急ing!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