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9
2020

又换背景了!

已经失去收拾blog的心情很久了!

作为一个恋旧(懒)的人,我总是坚持一个版式用到底。这个版式虽然有很多不如人意之处,但在用到底的同时,还可以时不时地调个背景。就像小的时候,妈妈过上一阵子就会把家里的家具重新换个位置摆放,带来的新鲜感不亚于搬了一次家。长大之后反倒极少有这样的想法,一来当代社会劳动强度跟上世纪80年代体制内铁饭碗不可同日而语,工作之余我只想彻底躺平,哪能有精力在方寸之间从事乾坤大挪移;二来作为一个自负的人,我也觉得自己现在的家具摆放位置是在良久思考后做出的最佳选择,没有搬动的必要。所以能调一下blog的背景,我也很满足了。

这次换背景的由头是眼红前阵子时间听听调整了blog版式,她的勤力再次刺激到了我。今天又发现有其它认识的人居然也在坚持写blog,看了一眼她的版式就是干干净净最简单那种白纸黑字,我很是喜欢。为什么当初我没有用一个纯字体的blog版式呢?花花绿绿其实并不是我的风格呀。可能是内心深处对作妖的底层需求吧。哈哈。

这次换上的,是Zaha很多年以前的建筑画。建筑制图能够上升到艺术的范畴,我就服老妖婆一个人。

Written by in: 无聊之事,雕梁画栋 |

10 Comments

  • 听听 says:

    人生必须要作妖好嘛!!还有谁也在坚持写博客啊?

  • messer says:

    是一个豆瓣友邻的友邻,她的blog叫做夜瞳·忘川,居然跟我的blog一样也是date back到2006年,当然我blog里面还有之前三年的静态链接,真的属于互联网考古了…

  • 听听 says:

    唉,当我点过去发现Ta的豆瓣已经被永久停用了。互联网(尤其是墙内局域网),真的在加速度地朝着它当初承诺的反面奔驰啊。

    我那里原本也可以保留考古资料的。以前也都还存着静态页面。但是,耐不住有人挖坟。我觉得被挖坟的感觉太恐怖了,简直可谓毛骨悚然。还是就存在自己的硬盘里就好。

  • messer says:

    主要是你不管在LGBT还是在你本行都算是小有名气的人,所以被挖坟就有点着不住,我就不用担心这一点~哈哈哈哈

    但你应该还是有老的data吧。如果有一天能再放出来多好呀,我肯定会拉回去看的。

  • 听听 says:

    等我牛逼到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的一天?哈哈哈,比如像尤瑟纳尔那样?不过,她个人的日记黯得邦紧。

  • messer says:

    尤老太跟你这个还是不一样啊。你是有所畏惧。老太人家无所谓,但就是不给你看。不过好像也很快能看到了?不是有个年限吗?

  • 听听 says:

    好像还是要到2030年左右哦?那肯定人家境界高些撒,我的意思是,反正都是就不给你看。哈哈。

  • messer says:

    那也就是还有10年嘛!你的还不晓得啥时候能再看见呢!

  • 大胡子 says:

    我准备要长时间回重庆,偶尔回北京了

  • messer says:

    啊太好了我要来吃火锅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