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2
2020

陈年掌故——天朝建国篇(下)

反右运动中,在石家庄大兴纱厂工作的我的五哥蔡国宝,听说在单位动员大家帮助党整风时,他提意见谈到领导干部办公室的沙发应给工人休息娱乐处用,就被划成右派,对他残酷的批斗至摔坏腿,后来一直跛着腿走路。五嫂为了孩子们的前途违心的和五哥离婚,但在无人看见时,让孩子们给五哥送东西。

我的两个长辈在反右运动中也受到廹害。在四川财经学院敎书的五叔蔡家彪,裾说没有右派言论,仅因和几个老师在茶馆喝茶就说是开黑会,被划为右派送到峨边劳敎,59年5月因心脏病去世,打倒“四人帮”后平反。曾留学英国的四姑父邓燮刚,因有人故意指着破烂的茅草房问他:“在英国看到过这样的房子吗?”他说:“没有”,就说他“崇洋媚外”,后送到农场劳动,在那里去世。

反右运动给社会造成的祸害太大,冤枉了很多好人,使不少右派份子家破人亡。群众不仅对发动这场运动者不滿,运动这种发动群众斗群众的方式,使得群众中当时积极参与批斗的,至今还有不少未能得到受害人的谅解,我的大学同学中留校读研究生的就有这样的情况。今后应吸取教训,用脑子思考,不能人云亦云,更不能捕风捉影和无限上纲加害别人。

反右运动结束后又迎来了大跃进,当我看到报道粮食畝产上万斤时非常高兴,毕竟我不懂农业,当时相信党也就相信党报,从未质疑它的真假,谁知这是干部们虚报成绩在骗人。后来有的地方按干部虚报的粮产量征粮,这可害苦了农民。

当在全国掀起大练钢铁运动时,电报大楼的各单位,都在后院建起了练铁炉练钢铁,所用的材料都是到处乱抄来的,我所在的单位未经手续,就到仓库去抄很好的铜板做鼓风机,还美其名曰“白手起家”。熔化的铁也没有多大用处,造成极大的浪费,职工为此加班还搞得精疲力尽。诡异的是农村为了大练钢铁,把各家的锅熔来练铁,让农民去吃公社食堂。我在河南信阳五七干校时住农民家,村里的人告诉我:“我们这里以前有很多树,还有很多都是大树,在大练钢铁时全砍来练铁了”。大练钢铁还耽误收割,致使未收割的粮食烂在地里。

紧接着又是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那几年风调雨顺,也没有大的水灾、火灾和地震,怎么造成了自然灾害?突然间粮食和付食品供应都紧张起来,各户按粮本和付食本领取各种票证购物。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国际影响,对北京还比较照顾,每人每月的粮食定量比很多地方要高,我每月是30斤粮票,但是因为蔬菜和付食品都供应得很少,也常感觉到饥饿,有时休息日就去郊区摘野菜。我在第二收讯台给邮电部托办的传真电报训练班学员讲课半个多月,那里食堂卖的馒头里掺树叶和一种不易消化的澱粉,让人有饱服感但很难吃,学员们吃不惯,都纷纷叫苦。后来情况有些好转,北京西單菜市场卖填鸭,我买回家清炖后,油多解馋还补充蛋白质。有一次开党的生活会,金工班的工人宋某说,她的丈夫(也是我们试验室的,当时在上海学模具)写信来说一个月的粮票都被偷了,宋某很着急。我很同情他们。工人劳动强度大,需要的粮食就多,工资不高没有条件买填鸭充饥,一个月的粮票没有了怎么过日子。回家后我清点家里的粮票看还有些富余,即使不夠还可以买填鸭,第二天我就送给她30斤粮票。她很感激我,过了很久,她的公公(电报局退休报务员)见着子平还感谢我。1962年8月我怀孕七个月时,由于营养不良,两次检查体重都沒有增加,打听到一西歺厅卖的每份高价茶点中有一杯牛奶,子平就经常去那里给我买带牛奶的茶点吃,有了牛奶的营养,生下薇薇(许若薇)虽然骨架子小但还胖乎乎的。

产假56天滿后,我上班就将薇薇送电报大楼哺乳室,那里的负责人育儿经验丰富,让工作人员常帮助婴儿学会抬头、翻身、爬行等,一边干活,还一边和婴儿们说话,薇薇在那里不仅抬头丶翻身、爬行发育都早,十个多月就会说:“还吃”。一岁半送单位托儿所,到了那里,立刻独自就爬上高高的攀拦架 ,两岁去幼儿院后,喜欢跳舞,逐渐学会了跳舞的基本动作辟叉,身向后翻手撑地面如方凳,人也聪明、漂亮,但是生不逢时,三岁多就赶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Written by in: 有涯之生 |

No Comments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 5 + 4 =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