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03
2020

早间的恶

我也看完了《早间新闻》,很久没写文艺活动笔记了,来记一笔!

大家都说《早间新闻》很好很炸裂,确实,确实,如果仔细想一下其它文艺作品,我们会发现《早间新闻》的切入点是特别的,它让人看到了很多职场性霸凌的真实面目:捕猎者并不会明目张胆地用强,他只是站在权力上峰洋洋得意地四处撒网,等待愿者上钩;猎物们未必就是完美受害者,也许怀着某种私心,也许有各种软弱和天真;还有只关心业绩的上司,为了息事宁人不惜牺牲弱者的管理层,占据道德高地却从来只在背后评论并把猎物们逼到角落的同事;还有那些在boys club里面拼出一条血路的“杰出”女性,懂得利用性别红利规避伤害争取利益,她们甚至意识不到问题所在,反倒成为系统的捍卫者。

我们熟悉的捕猎者是韦恩斯坦那样的,恬不知耻地公然犯罪,然后再倚仗自己的权势把罪恶掩盖起来。但就像男主角米契所说,被metoo运动指责的男人分为两种,第一波是十恶不赦的混蛋;第二波是他这样“无辜”的人——猎物如果奋起抵抗,他是不会下手的。每一个在人类群落里沉浮过的人都知道,所谓的性霸凌更多是以第二种情况出现,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捕猎者们并没有强人所难,一旦东窗事发,人们纷纷觉得此人如此有魅力,如今倒霉如此可惜;猎物自己送上门来毫无反抗,最后被撕成碎片难道不是活该?控诉的人啊,你们矫枉过正了!

《早间新闻》像剥洋葱一样把这个生态一层一层摊开,让我们看到了每一个人的面貌,聚光灯终于打向了房间里那头大象。作恶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整个畸形的权力结构,这个体系扭曲了它力场中的每个人。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并不是说之前没有作品讲过性霸凌这件事,但大多数作品中,“坏人”和“好人”都太过于清晰和直白了。这让我想到汉娜·阿伦特那本《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这本书的副标题是《关于平庸之恶的报道》,阿伦特的洞见就不需要在这里鼓吹了,但有时候我又会觉得,really?人们要等到1963年才发现原来没有人是无辜的?

让格格巫和我意难平的反倒是那个被赞扬为“炸裂”的结尾。格格巫郁闷地说,怎么死了一个人,其它人就都觉悟了呢?人们牵起手来了,站出来了,抵抗作恶者了;连作恶的人本身好像也开始反思了;坏蛋老板好像得到了惩罚;死去的无辜者好像没有白死…真的吗格格巫问?一定要为结尾挤一个这样的光明伟大出来吗?我就觉得还好,这难道不是经典爽片结尾吗?生活如此残酷,为什么我要在屏幕上直面它?能够在最后爽一把,难道不是乐观主义的美国梦精神吗?只有欧洲人才会把丧进行到底,美国人就应该像肖申克的救赎那样在尘埃落定的时刻迎着倾盆大雨张开双臂高歌。

而且,作为一个在西方生活了快二十年的人,我骨子里还是一个中国人。对于西方人的一些想法和作为,我只能从理性角度去分析理解。比如死了一个人大家就醍醐灌顶这件事,大概是因为在西方个体生命的价值无比崇高。一个生命的消逝是振聋发聩的,是撼动每个人的灵魂,能够引发他们进行反思的大事。在中国人的性命就像草芥一样,每天它们都在以各种形式消失,在旁人心中激起的波澜稍纵即逝,“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我虽然觉得这个结尾有点太戏剧化,但试着把自己代入我心目中西方人的价值观里去看,就觉得逻辑还是自洽的。

格格巫听我这么理直气壮地胡扯一通,目瞪狗呆。他说:你又抹黑你国。

Written by in: 军火库 |

14 Comments

  • 听听 says:

    我来了我来了!

    最后那里当然不可信,但是美国式的爽片,那种昂扬的天真必须要有。否则这日子还过不过了。你看前面的那些铺陈,那么地娓娓道来,把整个生态、每个人的性格,交代得清清楚楚,成年人的世界那么复杂,人家一丝儿不乱。(对比下你看咱们的国产片在拍些个啥JB鬼。)

    美国人不是傻子,其实人家啥也懂,只是别人的民族和国家性格是偏乐观的,估计也是god bless的缘故,更何况他们的历史上的确出现过许多“天真的人save the day”的案例。咱们一部五千年的历史,几乎就没有,举目所见都是丧,偶尔有运气好的,颐养天年,乱世下保全了自己,可save不了别人save不了day,。

    说回这片子,我感受最深的是有三个地方,都跟小助理有关。一是,小助理哭着去找大boss,大boss头也不抬地说,那你现在转正了,你要么?小助理还哭着呢。心里一琢磨,把眼泪咽回去了,认了。以前看《好老婆》里也有类似的情节,大意也是吃个硬亏,人格受辱但换个机会,要不要。Alicia去问Diana,Diana说,你以为我的位置是白来的?这种时候当然生生把亏吃了死也要捞住机会啊。你先要成为“他们一伙”,你才有机会推进你想做的事。这是美剧非常现实的一面。

    如果把这样的情节摆到明面上探讨,我感觉,我国人民就特别难接受。我们在思想上特别不能忍受“道德有亏”。

    第二个地方就是我那天给你剧透的地方,同一段经历,不同的人感受完全不同。男主播是真心觉得小助理是主动送上来给他吃的,而且还觉得小助理把算盘打得呱呱精,“她把老子睡了还去换了个升职?小姑娘不可低估啊。”否则后来也不会还去找小助理给自己作证。

    第三个地方是,小助理没有在记忆中美化这段经历,越想越恶心,于是崩了。

    关于这一点,我为什么会有感概,是从看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开始的。就是女性在被社会塑造的过程中,如果受到了男性的侵犯,为了让自己感觉好受些,在心理防御机制上会把这种侵犯,美化成一种爱。我刚看了《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里头也有类似的叙事。你受到了所有男性的共谋的伤害,你不把这事儿给打扮一下,日子过不下去。但打扮着打扮着,你居然就把这事儿打扮成了一种“爱”的形式,在旁观者的眼里,扭曲到了极致。当然,房思琪美化过后也没挺过去,还是崩了。

    这是特别悲剧性的地方。

  • messer says:

    你说!为什么你感受最深的地方都跟小助理有关?!是不是因为小助理好看?!嘿嘿嘿。反正我和格格巫都在她一出场的时候就眼睛一亮。

    对这部剧我的问题就在看下来我也没有什么特别感受深的地方,就觉得整个很压抑。我庆幸自己不在大公司里了,说实在的,我这个职业也算是男权重灾区了。不需要自己受侵害,就像戏里演的一样,其实这个场域里面任何一个人都会受影响啊,作为女性是会有同理心的,我每次听说这样的事,特别是听到男同事男领导们那种漫不经心的戏谑口吻我都非常愤怒,妈的恨不得一刀子戳过去那种,事后也会恶心很久。德国的情况虽然要比中国好很多,但其实德国本身是一个很传统保守的地方,人的思想和行为范式哪有那么快纠正得过来,就连男女最平等的北欧冰岛什么的,其实不也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平等吗。

  • 大胡子 says:

    哈,新年快乐啊,2020一切顺顺利利!

  • messer says:

    胡子哥居然还经常到访!新年快乐啊!谢谢你的服务器让我一年一年待着!笔芯!

  • 大胡子 says:

    忘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把服务器的PHP升级到了最新版啦,后台应该不会提示你啦,嘿嘿。

  • messer says:

    真的也!我更新结果它说下载的人太多没有更新成功,但现在不说我什么PHP版本太低了!赞!

  • 大胡子 says:

    哈哈,晚上把我的blog也更新了下,换了个皮肤,顺便过来再串个门。

  • 大胡子 says:

    话说这个《早间新闻》是电影吗? 是不是真的好看? 我难得有时间看片子,有点冲动了。

  • 听听 says:

    妈呀,那当然是因为小助理长得好看,而且她所处的地位又特别弱势啊,就特别容易让人感同身受似的。

    说来好玩,你看你在德国,但是行业本身是个重灾区。而我在天朝,行业本身却是一个以女性为主导力量的地方,夕阳产业么,就算偶尔有男的,也都是比较文艺挂比较书呆气的那种。很多公司的老大或者把握有实权的二把手都是女性,然后手底下带的强兵也都是娘子军,还是挺有女性赋权那种感觉的。每次去帝出公差,都能感受到那种理想化的女性力量感。

    当然你也知道,再往职场的高处走,这一切都是虚幻。但曾经见到过她们的力量就很难忘怀了。

  • messer says:

    @大胡子:这个不是电影,是电视剧,我估计你没有那么多时间慢慢追…

    @听听:你说我这个行业悲不悲摧,明明也是个夕阳产业但仍然是重灾区。不过可能因为这个行业并不一直是夕阳产业吧,而且它的整个架构都严丝合缝地嵌套在父权社会的逻辑中。贵行业可能因为从来都躲过了这种荼毒,所以才能成为这样一个让人愉快的特例吧!

    我跟早间新闻里任何一个人都无法真的共情…小助理,当然我会觉得她怂了,我不是指责她的意思,但就是很生气啊,妈的,扇狗日的一巴掌啊现在!走啊!这种很愤怒的心态。

  • 听听 says:

    你那个行业的确是重灾区,一直都有排斥女性的传统。鄙行业实在是因为一直以来都穷,只有穷酸男子才从事,只要稍微想多挣点钱的男人都不会来的。

    我记得我第一次很为本行业感到骄傲的点儿就是,妇女产假真的是贯彻落实得很好,几次都经历过合作伙伴们因休产假而交接工作,都很顺利。职业女性很不容易了。

    我说的共情是指,我觉得人物塑造的可信性高。那种很怂的小助理,真的,感觉哪儿都能看得到似的。

    昨天听抓马坤的播客,说到后头又说到那个我们经常爱说的话题:没有容易的人生,也不要选择看似容易的人生。我觉得这简直是所有职业女性到了某个年纪后都会发出的感叹啊。

  • messer says:

    对那个很怂的小助理确实是在哪里都能见到,我无法跟怂这件事情共情…我当然会为她感到气愤,或者作为女性对男权的压迫感到共情,但是怂这件事情,虽然我经常也很怂,但这方面还是不怂的,所以就很难共情了。我身边有好几个怂朋友,每次我听说她们的怂之后都是又气又急,主要是急,急死我了。

    不要选择看似容易的人生这件事,哎,怎么说。确实是这样的,但回过头去看,很多时候人生的走向不是摆在银盘子里供你挑选:option A, option B.很多时候各人的天赋、领悟力甚至幸运,也是不可忽视的…比如像抓马坤,她真的是很棒的姑娘,但如果没有那样的家庭那样的成长环境给了她清晰的自我意识,让她在college里就能去思考我到底想要什么,我要如何去得到我想的东西,她也不可能走上后面的路。我回想自己年轻的时候,还是很懵懂的。周边的环境并不给我提供太多的可能性,也没有什么参考样本,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时候人是不知道things could be another way around的。生命就是一场赌博,当你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下注然后be consequent,反倒不是那么难的一件事了。

  • 听听 says:

    哦哦,美莎,我对这个选择的理解,跟你说的似乎有点不同。

    很多时候人生的岔路口上的确是有很多条option的。抓马坤的那种当然属于她的幸运,不是每个人都有像她那样的生活条件,也不是很多人都面临着像她那样比较戏剧性的人生抉择。

    但option,尤其是小的option,是随时都有的。好比你的行业,要接A项目,还是接B项目?A项目工期短,来钱快;B项目工期长,花时间多。但A项目无法为你积累做大项目的经验,B项目,你要耗费很多力量去做它,一路上还可能累得要死,甚至最后都没有挣到很多钱,但是你积累了许多的经验。以后你再做同类项目,都做得顺风顺水。

    很多人都选A项目喽。

    这种例子,是不是总能碰到呢?至少我自己碰到过不少。事后回想,是响应了冥冥之中心的召唤去做B,带给了我更多的自由和控制感。

    而人生就是这样一件件的小选择累积起来的。你之前选择的B项目越多,后期你的选择范围就越大,“人生的路越走越宽”;而如果之前总是选择A项目,后期的选择范围也就越来越小,“人生之路越走越窄”。

  • messer says:

    昂,也是,你说得对。可能生活更多是这个面貌,积少成多,从量变到质变。

    当然重大转折也是有的。我主要是感叹那种有能力忽然意识到这一点,然后做一个影响一生的决定的人,这确实是很稀缺的能力吧。

    其实你举的那个例子,我很惭愧地说,我其实是选A的那种人,哈哈哈。但我的变态在于,别人选A就高高兴兴地把东西糊弄出去然后拿钱,但是我又不允许自己用这种态度来做事情,所以我就拿着做B的态度来做A,把A的老板搞得满脸懵逼,而我经常也没有拿到钱,起码是在早期。但是最后因为我把A都做成了B,所以最后也起到了直接选B的效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