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03
2019

多余人的星期天

前几天清理Kindle内存,发现几本何伟老师的旧书,且都是英文版。头脑一发热,就想安利给工作室的年轻人。

新来的年轻人M,是热爱马拉松,坚持素食主义的精瘦都市女郎。因为她表现出了对中国文化的热爱,而且在天朝建筑重镇比如TJ、QH都呆过,所以是我重点安利对象。结果一番热情介绍后,对方礼貌回答:

好的好的!非常感谢!虽然我平时不看书,但这几本书听上去都非常有意思,谢谢你给我!

平时不看书!!我听到这句话,脑子里嗡了一下。这句话以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口吻娓娓道来,可以说是于无声处听惊雷了。

几天以后她又焦了我一雷。当时我们在做一个矫情的时装品牌展陈设计,甲方扯掰了一堆复古啊未来啊精致废土赛博朋克啊有得没得的,M在处理的时候有点找不着北,我就说,有一个电影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话没说完M插嘴道:啊!Sorry!我平时不看电影,所以我应该是不知道的,不过您请讲,我回头去找来看看!

我:???

我心中的波澜久久未能平复。一个建筑师又不读书又不看电影,这还怎么当建筑师?一个人平时又不读书又不看电影,做人应该也很没有味道吧?!但平静下来之后想了想,也许我对建筑师和人的要求都太高了。全世界的建筑系每年为市场输送成千上万的毕业生,这些人里面不看书不看电影的比例应该不低,然而他们都有美好的明天。而天下熙熙,天下攘攘,像我这样爱看闷片儿的书呆子应该才是少数吧?

晚上捧着清理好的Kindle看以赛亚·柏林《浪漫主义的根源》,他讲到了维特的意义。他说,维特死得无足轻重。他生于一个无法给他用武之地的社会。在以赛亚·柏林的眼中,维特是一个多余人。他说:维特之所以多余是因为他的道德优于他人,却没有机会挑战市侩、奴隶、傀儡们形成的可怕的势力,以此证明自己的优越。我觉得这个解释很有说服力。我曾经问过很多人《少年维特的烦恼》如何能让年轻的歌德暴得大名——少年人纠结的心事、无望的爱情以及如柏林所说的,无足轻重的死并不能解释为什么这本薄薄的小册子能成为经典——日耳曼文学的研究者们告诉我要把这本书放在当时的语境中来看,这种解释并不能说服我。少年维特并不是一个历史标本,柏林更清楚地指出了那些忧伤而激烈的十四行诗们真正打动人的地方,那是一个“多余之人”无处发泄的痛苦。这种痛苦超越了年龄、时代、性别,指向了每一个对自己的多余有所感触的人。

跟格格巫聊天聊到这上面,我感慨这辈子真的要感谢科技进步,感谢互联网。如果没有网络,我就是十八线城市的一个怪胎,就是王彩玲,就是莉拉·切鲁罗;可能早就得了抑郁症,或者把身边所有的人搞得鸡飞狗跳;又或者在日复一日的痛苦中生出厚实的茧皮,切断书和电影提供的那些虚幻却又真实,能带来快乐却让人痛苦的通道,开始养生养颜养孩子,脚踏实地地生活。说真的,我不知道哪一种可能性更加让人感到恐惧。

Written by in: 有涯之生 |

10 Comments »

  • 听听 says:

    啊啊啊!你这个讨厌的人!你为什么总是要戳穿生活残忍的真相!

    我那边不是在聊烟味嘛。对方不看大部头或者小部头的书,不看电影,不看美剧(因为觉得自己无法专注地追剧情),选择的娱乐方式是各种国产综艺节目,通勤时看网站连载爽文,晚上睡觉前打几把快速的战地游戏。日夜基本颠倒。

    当然她觉得我的生活也挺讨厌的,太“正能量”了。

    我……好吧。其实我自己也觉得,每当我想要向人介绍我目前的生活状态,我也觉得太,“正能量”了。

    所以我们这种怪鸡人物就是讨厌现状的一切,是不是?

  • messer says:

    你这个烟味妹真的有点吓人!赶紧无情地抛弃她!!!还是说真的长得很好嘛?一个日夜颠倒的抽烟中年人再好好得到哪里去奈?

    你的正能量完全不是问题哈!我认为完全不是问题,是很可爱的,你再接再厉!怪鸡当然讨厌现状的一切了,怪鸡只能相互取暖的!

  • 听听 says:

    美莎,这种妹当然是面完就立刻跑远了啊!否则呢!我只是出来吐个槽而已啊。

    我当然不觉得自己正能量是什么问题,我的意思是,像个英国人那样,换位思考下,比如像fleabag里的那种妹,一定会觉得“正能量”的生活方式很讨厌对不对!

    你想一想,如果你不认识我,然后听到我的这种生活方式,是不是也会涌起一股“唔……”的头皮发麻?坦率地说,我自己会耶。

  • messer says:

    我不觉得fleabag那个妹会觉得“正能量”生活方式很讨厌啊!她如果会觉得正能量生活方式很讨厌,怎么会爱上热辣神父?!说明你还没有看到第二季!加油!

    我真的不会觉得你这个生活方式有任何问题,当然如果想要让另外一个人介入自己生活的时候,你的变通能力很重要,要在能够把住自己重心的同时给对方一个让ta觉得自己能得到足够尊重的位置,但你现在是单身,这样的生活方式很好呀!

    你还记得尤瑟纳尔小时候来到一群陌生小朋友之间,忽然建议大家玩拼字游戏,然后把所有的小朋友都吓尿了的那个故事吗?我喜欢尤瑟纳尔这种人,自己也还蛮像这种人的,我也不在乎把别人吓尿,甚至也不会去想别人会不会尿…

  • 听听 says:

    哈哈,你说的尤瑟纳尔的那种轶事,跟我前一段时间在看的《小谢尔顿》里的情形很像,就是谢耳朵小时候是个爱学习的呆子,经常给同学们提一些所有人都吓尿的建议:比如延长课后学习时间,比如爱考试,比如召集大家一起听诺贝尔物理奖颁奖。他也很不在乎把别人吓尿,也根本不会去想别人尿不尿,他就觉得很乐意这么做。

    基本上我自己不会管别人尿不尿,但是,你知道,我一鳞半爪地学过一些心理学知识,大概有个心得就是,不要太过沉浸于自己的世界,偶尔也可以用第三人的角度来观察一下自己。在这种视角的观察下,我是觉得自己挺闷的,并不可爱。当然切回自我视角,我觉得这样很好,没问题。

    之前我好像说过,很久没有跟人建立起长期关系会让我在某些时候产生自我怀疑:“我这个人是不是有点问题”。第三人视角可以帮我解决这种自我怀疑。

  • 听听 says:

    对了,fleabag我才看到第二季第一集,大家丧死了!!丧死了!所以就放下了好几天都没看。

  • messer says:

    其实这个第三人视角是一个很tricky的事情,到底谁是第三人呢?他应该是怎样一个人呢?为什么你在第三人视角看自己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挺闷不可爱呢?你可能代入了一个错误的第三人….

    fleabag第二季第一集如此好看!我都快被笑死了!你居然看完这么厉害的一集就停下了!!!我晕!

  • messer says:

    不过fleabag真的很丧,我看第一季的时候literally哭了。

  • 听听 says:

    哈哈,真的丧死了,我是第一季本来很丧的最后一集看完了接着就看了第二季第一集,妈呀,丧得literally没法往下看。

    我代入的第三人视角是一个“normal” person,就是我生活里大概会碰到的人,当然这么说隐含着觉得自己有所不同的感觉,但你懂的,我确实是,把对自己的标准往下调了一档来适应这个“normal”视角。因为在我的社交环境中,觉得我不错的人,都是我也觉得不错的人,跟我有着类似苛刻的自我要求。然后所有这些人都是,少说也是你我这个级别的怪咖。

    我自己也喜欢这样的人,但这样的人不是不多,是非常少。

  • michael says:

    哇,这么热闹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 3 + 2 =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