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8
2019

猝不及防一碗鸡汤

我终于在上周把驾校理论课的考试过了。曙光就在眼前,树立两年的拿驾照flag,感觉有了摘下来的希望。

相比实际驾驶,我更怵理论课。最大的敌人不是困难而是自己的懒惰以及缺乏耐性。德国的驾驶理论题库里大概有1500道题,这些题的共同特色就是无聊到让人厌烦。这两年来,打开app学习交通规则是我心上的一块大石,因为这些烦人的题目,我无法心无旁骛地刷手机,也无法没有负罪感地在空闲时光看书看杂志写blog。

前一阵,因为交通局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而且我立了两年的flag已经变成了鲜艳的耻辱柱,我狠下心来,周末不干别的就做题,花了几个周末,把整个题库从头到尾刷了两遍。终于成功地通过了考试。

有一个属于成功学范畴的奇怪感想:原来人们做事情真的需要“正向推动力”。之前对学交规抗拒心很重,因为我不仅对开车毫无兴趣,而且整个题库都是德语的,阅读起来虽然没有障碍,但毕竟不是母语,做不到像读汉字那样一目十行,加重了不耐烦的情绪。我在母语里就有的一些困难,比如分不清左右,到德语语境下竟然变本加厉,每做必错,让我一看到题库app就头疼。坚持怼了几天之后,整套题库基本上捋了一遍,接下来做题的时候正确率就极大提高,速度也变得更快,然后我忽然发现自己对做题的热情提高了很多,晚上收工的时候做做,看医生在等待室里也拿出来做做,地铁上做做,就连睡觉前也有时候做一做帮助入睡。

所以用正向推动力来克服拖延症也许是一个好办法。或者是对自己进行深度催眠,先卸载感知能力,相信讨厌做的事情只要硬怼一阵,初见成效之后就能产生正向推动力,再往后就水到渠成,拖延症不治而愈,不亦乐乎?

Written by in: 无聊之事 |

7 Comments

  • 听听 says:

    哈哈哈,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碰到事情先冲上去干了再说。你看我从来没得拖延症。

  • messer says:

    对!你这一点让我很是葱白!为什么会有人没有拖延症?是因为但凡不想做,会有拖延可能的事情就压根不做吗?!还是说真的把那些心中不耐烦的事情也都咬牙一口气做了?

  • 听听 says:

    我的做法就是,凡是自己不想做的事情,都是最先做,这种事在我心目中优先度最高。我想应该跟性格有关系,从小就这样,做作业总是从自己觉得最难、最讨厌的部分做起,

  • messer says:

    那这个不是很受虐狂吗?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是小学生,从最难的部分做起是可以理解的。反正也就那么点儿题。但是作为成年人,不想做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总是最先做这些事情的话,会不会有有一种感觉就是永远都在做不喜欢做的事?

  • 听听 says:

    唔,照你这么一讲,我觉得,可能还是性格是主要原因。因为我还从来没从你说的这个角度想过这件事。

    要不然就是我自己的生活内容比较简单,不想做的事情就那么几件,一旦搞定就是彻底搞定。所以我的生活里剩下的基本上都是我很喜欢做的事情啊。

  • 听听 says:

    比如说,我肯定不会觉得考驾照会是我不喜欢做的事情。我觉得我考驾照的时候是欢天喜地去考的。

    又比如,有一些工作的准备活动,我谈不上喜欢,但是因为必须要做,所以每天起来就分出一些时间朗读、背诵、照镜子,然后事情的结果是我喜欢的,我想,如果下次要做类似的事情,我对它的喜好度还会提升。

    当然有一件事我永远也不会太喜欢,那就是带着妈老汉去看病,但这肯定要按时准时去做。

  • messer says:

    那可能就是性格原因!我想了一下,世界上我喜欢做的,让我欢天喜地地去做的事情不多…有时候我喜欢做的事情都很难做到欢天喜地,有时候欢天喜地做了一件事,但那件事很可能我并不喜欢…生活真是沉重的枷锁!!!啊!生活!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