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07
2019

一个观察,不一定对

周五临时被抓去上一节课,因为没有时间准备,所以偷了个懒,取消上大课的形式,跟学生们一起来做了一堂seminar。我以前没用互动的形式上过课,都是干瘪瘪地讲,讲完走人,结果发现抓学生上黑板画图然后我再来讲评,不仅学生们注意力集中积极性很高,我自己也觉得有趣很多。

我们学校本科一个年级将近40个人,男生稍多一点,大概二十来个男生,十几个女生。问到有谁愿意上黑板画图的时候,举手的都是男生。一节课大概画了十个图,总共只有一个女生上台。我在第四个男生上台的时候注意到这个问题,但因为没有做seminar的经验,不知道该怎么调动女同学们的积极性,被动地听任男同学们积极发言做题抢风头,下课时微微有种挫败感。

后来想了一下,我自己虽然念书的时候成绩也不差,但也很少主动举手发言。倒也不是怕失败,大部分时候就算我明知道答案也不会举手。再往前想,小学的时候我是一个很喜欢“冒皮皮”的女同学,只要会答的题一定举手超过头顶抢答,就像哈利波特里面那个“我行我上”的赫敏,转变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居然自己都想不起来。

回来跟格格巫讨论了一下,他说你完全可以鼓励女同学上黑板做题嘛。这本身没有什么冒犯,更何况你是女老师,没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虽然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就像把房间里大象的存在喊出来的那个人,你要说有什么不好也并没有,但还是感觉怪怪的。当然下次如果有机会再用到seminar的形式,我会考虑一下,怎么样让班里的女同学更主动一点。

Written by in: 无聊之事,柏林柏林 |

15 Comments

  • 听听 says:

    你终于又更新了。

    话说女生少回答这个,在其他地方是有的,但蓉县真的很奇怪,但凡搞什么活动,女生/女性观众,都倍儿积极。我已经观察到好多次了,当时心头就觉得满奇怪的。

    另外,话说你搞seminar,想鼓励女生发言,能不能一开始就说,既然男女生的比例是6:4,所以等会提问的时候也按这个比例来发言?

  • messer says:

    是的我也非常惭愧!度假之前因为很忙,所以就想度假的时候可以更新了。结果等到度假的时候,一边度假还要工作,工作完了真的完全不想碰电脑!

    我觉得一开始就定好有点家长作风啊!而且我在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现在想的是,如果再遇到这种情况,我可以说欸怎么都是男生回答问题啊,女同学有没有想要发个言的?之类。但其实就这样我都觉得有点push,略尴尬…

  • messer says:

    蓉县女人牙尖,是蓉县的传统撒!但我没在蓉县上过学,不知道学校里的小姑娘是不是也都这么霸气?

  • 听听 says:

    学校里的小姑娘我就不知道啦,我太久没重返学校了。但我想,如果女性到了社会上仍然能保持牙尖和主动出击,学生时代大概也从没心虚过吧。

    不过呢,话说回来,我大学时代都是划水的嘛,校内课堂好像也不怎么积极。

  • messer says:

    嗯我是在想蓉县这些活动,是不是女性参与者为多?在这种情况下,女性的积极性就会高很多?

  • 听听 says:

    耶,这一点我也想到过,还专门观察过呢。大多数时候比例都还满正常的,男女差不多,所以发言者比例也在一比一左右,或是女性略多一点点。如果女性占压倒性多数,那男的就根本不得开腔了。

    今天去旁听了个商业纠纷,业主群,大部分都是老头老太太,或者壮年退休人士。男女比例各半。仍然是女士积极发言,各种冲在前头。

    对了,说到这个,我突然想起,在集体发言的时候,蓉县男女之间似乎一种很奇特的心理默契,那就是能让女士冲在前头,最后大多由男士来收个稍。

  • messer says:

    如果上纲上线地说,由男士来收梢这个问题也很值得推敲撒。但是我们就不上纲上线了嘛哈。

    男士居多的场合,女孃嬢们还是一如既往的踊跃吗?

  • 听听 says:

    唔……美莎,我一时想不起蓉县有过男士居多的公开活动?或者我没有参加过?

  • messer says:

    正式的活动咯。党国开会咯,各种机关部门学校各种会议活动咯。总之,一切正式的东西。

  • 听听 says:

    美莎,我一个社会散眼子,咋有机会参加这些活动嘛。

    哦说到这个,我想起我那边的话题,在我妈那一代的蓉县男人,哪个不承担家务劳动的要遭踏削惨哦。时至今日,菜市场到处都是中老年男子,但提着袋袋装一堆蔬菜的年轻男子就奉欠。

  • messer says:

    年轻男子,都去喜欢年轻男子了,所以也不做菜了…

    据说现在本身做菜的年轻人也不多了嘛。大家都是吃泡面外卖的社畜。而且我觉得,蓉县和蓉县附近人民,跟巴县和巴县附近人民,还是区别多大的。

  • 听听 says:

    是的啊,反正我每次看到提起大包小包蔬菜水果的中老年男子,都还觉得多乖的。

    蓉县跟巴县人民显然是两码事了嘛,山水气候脾性都不一样。蓉县男子,如果要失分,一定是失在话多上,蓉县好多女娃儿都喜欢找外地男生,理由相当一致,“蓉县男娃子太牙尖了,不得行不得行。”巴县男子,比较爆裂,没得这么扎哇儿。

  • 听听 says:

    为啥你要回两条一样的?

  • messer says:

    安?因为我是况的…

    大概是这样。我回复的过程中也在做其它事情。过了一会儿,我不小心把窗口关上了,然后我以为我还没有发送回复就关上了。所以打开窗口,又回复了一条、

    我对蓉县男子的印象还行,当然某种意义上的牙尖我也受不了,男的女的都不行,我觉得主要是鸡贼那个范畴的,所以也并没有跟蓉县男子有过太多交集。但是巴县那种我更受不了,我一直的pattern,都是比较温和的人…

  • 李俊麟 says:

    哇,好热闹啊,加油加油!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