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1
2018

奇葩

友博听听最近说到了我立flag日更然后立即啪啪打脸的问题。我也没有办法。其实几个月没有进行博客创作,我有一兜子废话不吐不快,这一兜子废话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型废话。虽然我的blog自诞生那天就被定义为树洞不跟任何人链接不惹任何是非,但人到中年自然怂,有些东西真的是没法说了….另外一种属于爱上层楼爱上层楼型废话,因为工作实在奔波忙碌,没有时间来说。

今天忽然想起来,上个星期在加州探亲的时候邂逅了一个奇葩,偌大一槽,不吐不快。

首先,我去的是尔湾。尔湾本身就是一个很值得吐槽的地方,但这个槽懂的人秒懂,我就不展开了。

奇葩是亲戚的朋友,我们只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遇到,寥寥说了几句话,了解到这人生活的几丝吉光片羽,匆匆记录一二。

奇葩到美国已经多年,早已入籍。当初到美国并没有打算久留,那时候他夫人怀了大女儿,到美国来生产。孩子刚刚落地,奇葩就收到了国内检察院的传票。

奇葩在中国给境外公司做买办,主攻政府关系一线。收到传票当时,打过交道的政府官员和合伙人已锒铛下狱。奇葩和夫人不敢回国,自此滞留美国,申请了各种庇护,最后拿到护照变成美国人。

奇葩头脑灵活人也勤奋,先利用国内的关系当起了买房中介,现在生意渐渐做大,买房中介的活交给太太,自己做起了正儿八经的房地产生意。因为是军校毕业,对枪支有情怀,热爱射击,家里地下室有满满一墙壁各种枪支弹药。而且天赋异禀现在已经能够代表美国国家队出国参加体育赛事了。

既然爱打枪,我想奇葩的政治观点应该也是偏右的,怕受惊吓不敢问他大选的时候选了谁,但奇葩特别看不上的就是欧洲人和他们的难民政策。说起来跟太太前段时间在巴黎他们简直义愤填膺,“巴黎现在乱得不得了!我们坐那儿喝咖啡旁边一个街区就有人明目张胆抢!”

奇葩现在有三个孩子,前两个是女儿,第三个老婆本人生不动了,又想要儿子,所以找了代孕,小男孩儿才刚四个月。

说起来他们一家人,郎才女貌(而且男人也是中国人里难得的英挺帅气),遵纪守法,待朋友热心周到,做事情聪明上进,没有什么bug。但以上种种…确实是天朝这一方热土才能浇灌出来的奇葩。

Written by in: 无聊之事 |

6 Comments

  • 听听 says:

    天啦,美莎,你不知道吐槽“欧洲人和他们的难民政策”是天朝成功男士的标配吗?我真的还没有见过一位天朝男子不吐槽别人难民政策的。

    但话说回来,我如果看到隔壁街有人直接动手抢东西也会吓一跳吧。在罗马时住火车站附近,傍晚7点,我们四个人,都是女的,从一群阿拉伯裔青壮年男子炯炯有神但绝非友好的目光直视下走过,那滋味真的是,汗毛炸裂,一直走到隔壁街区,看到一群白人男女闲坐的咖啡馆,心里绷的弦才松下来,我们才喘了一口气。

    我想说的是另一个问题,和难民政策无关,而是:来到了一个新的国家,却固守着从前的价值观和文化。天朝当然是这样,然而阿拉伯裔的青年们,似乎也是这样。

  • messer says:

    唉呀,听听,我认识的不固守从前价值观和文化的阿拉伯裔青年们不要太多,这是一个地图炮!而且这个地图炮真的有被天朝神奇的朋友圈新闻系统操纵的嫌疑。

    还有,我经常在欧洲各地遇到小混混抢钱包,说实在的,巴黎大区那种烧汽车的hippop风小哥一个个都脏兮兮的留一脸莫可名状的胡子,你要道行很深才能说得出来他们到底是哪里人。我自己有一个好朋友行走中东很多年,他只要三天不洗脸一般来说当地人都不觉得他是外人,人家可是正宗拜仁洲土产。

    说到要吐槽欧洲人和他们的难民政策,是啊,我也很想吐槽欧洲人和他们的难民政策。人家好好的中产阶级给了大价钱给蛇头偷渡到你地界上,你要不就压根不让人家上岸让人家死在海里,要不就遣返,好不容易有几个留下来的设置种种关卡关在难民营里出都出不来,更别提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久而久之没有钱了怎么办?太无聊太郁闷了又怎么办?如果是我我也去偷也去抢也去发泄啊。

  • 听听 says:

    美莎,地图炮当然是地图炮啦。之前就跟朋友讨论过“刻板印象”很多次了,方方面面的。

    不是说没有跳出“刻板印象”的人,但是“刻板印象”总有较大概率是击中痛点的。就好比我们说到“天朝成功男士”的形象……唔,有一些痛点,一扎就准。再说,国内游客爱带现金,容易被抢,同样是概率啊。

    难民政策,怎么说呢,你就说慢慢同化,也同化不了那么快,之前几十年和平时期移民的二代们不还纷纷回去参加ISIS吗?何况新来一大堆,带着国仇家恨的,以青壮年男性为主的难民群体?这肯定怎么处理都不容易。

    当然,我再回想一下,如果有二十来号青壮年男性,虎视眈眈地站在一条街的两侧,看着我走过去,那这群男性,不管他们是白的黑的棕的有胡子没胡子,我都一样害怕。如果有可能,我会尽量避开有这么多青壮年男性无所事事聚集的block。

  • messer says:

    我也经常打地图炮。但是我觉得地图炮可能还是有一个打准方位和没有打准方位的区别吧…

    首先比如我生活在德国,对德国的穆斯林移民情况,起码是大城市里,还是比较理解。德国主要是土耳其过来的移民,一代的融入问题大,二代就相对小一些,跟什么abc什么的也有一个类比吧。我们同学里面也有很多土耳其人。

    当然也有一个移民融入较差的实际情况在。但是我觉得你得去看看人家为什么融入比较差,我自己的观感是有两个原因:一是德国人的排外。说到这里我得说,排外是人的本性吧,感觉哪里的人都排外,是人类自带的bug。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你不去怪排外的人,反而去怪移民,也是有点问题的。比如土耳其人,那是德国政府大力招来的做德国人不愿意做的粗活累活的劳工呀。另外一个原因是下层人民在这几十年世界性的阶级固化贫富加剧的过程中失去了往上流动的可能性,造成的不只是他们纷纷回去当isis,还造成了大量极右势力的兴起,而这个反过来又挤得更多的移民愤怒地采取了极端措施。从这个角度来说,不是追根溯源去批评问题产生的原因,而责备这些采取极端措施的人,也有点那个…吧…

    哦还可以补充一点,就是你说的国仇家恨。从某种角度来说,国仇加恨撒气撒在这些西方国家身上,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呢…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青壮年男性真的是很讨厌的群体,不如把他们都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messer says:

    还有就是天朝这些奇男子吧。人家穆斯林跟基督教徒相爱相杀两千年,真的关他们屁事。自己的屁股后面无数摊屎没擦干净,替别人担这些有得没得的闲心我也真是….

    还有就是巴黎的问题…那么大城市多了去了,怎么没有都搞成巴黎那个破样子?这个时候你不去怪巴黎那么吃饱了饭不干事儿的警察不作为,把怒火撒在小混混身上我也真是…哪里还没有几个小混混了…至于说恐袭,首先说这是个小概率事件吧,远远小于车祸吧。还有就是我上文说到的那些原因吧。总之,我并不是为恐怖主义辩护,但是就算恐怖主义错完了,剿灭得了吗?堵得住吗?

  • 听听 says:

    对对对,我觉得那个是很神奇的,就是自己一屁股屎不敢说不愿说自己兜在裆里,谁说他裤子里有屎他跟谁急,就看到别人没做好的地方blalbla。但这个倒真不是天朝男士的特产,而是整个天朝的特产。家丑不外扬么。

    再者,骂骂法国混混、骂骂穆斯林,这是没有风险的,而且也跟你说的,跟国内宣传洗脑有关系,这两天环球时报中央电视台都在给某一个政策洗一种可笑的地(就几百万人勤工俭学那个),你看有哪个天朝男士不觉得这不仅应该而且很应该,一定个个都觉得专政的铁拳砸的好不是?

    青壮年男性这种东西,生物性使然,没办法。摊手。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Aeros 2.0 by TheBuckmaker.com